白衣郎君口出大话的态度让独孤剑有所疑虑,遇事不惊真是老练。自己这边的实力他岂能不知,还这样口出狂言简直就是找寻速死之道。不过他这样反常的态度又让自己匪夷所思难以琢磨。

    难道是他明知必败反其道为之?

    另外,中了我的青红青毒绝对不会有如此安然无恙的结果。若要想要个答案,唯一解释的,就是他警惕性很高发现了菜里有毒便没吃,否则,就是大罗神仙也难逃一劫。说到,

    “小子,别话大。我虽不知你是如何发觉菜里有情况,这一点令我惊讶故有些佩服感。不过以现在的情形来说,中不中毒已是无区别,因为,人多势重是我现在的优势。即是你大言不惭振振有词又喋喋不休也无用,毕竟,我们都不是唬大的。所以,识相的,自溢谢罪。这样,免得受皮肉之苦。”

    闻听此言盛气凌人,看似不得不照做。但自己不愿认为事实如此便是丝毫无惧怕之意。因为自己已经选好了退路,但这条道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走。说到:“人多势重的确不假,但一群乌合之众岂能枉谈人多势重之问题?可笑至极。所以,鹿死谁手自然是未知数了。对了,我觉你这人用词不当呀,自杀就自杀,还来个自溢谢罪,那么请问,我有何罪与你们?”

    独孤剑信誓旦旦的说到:“你有三大罪状与我们。”

    白衣郎君奥一声说愿闻其详。

    “其一,你不该踏进武林这个是非之地。其二,不该把武林之事当成是你之事,碍手碍脚。其三最为重要也是重点,那就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与我们争夺宝藏。小子,听清楚了吧?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

    对于这三点罪状,白衣郎君觉得很纳闷,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刚想雄辩几句,又觉个这些人争个高低就是浪费感情故没有吭声。对于他说自己发现了情况,才幸的免与一难,但这个问题自己的确不知。

    当然,自己已中毒之事他们无法得知,自己也很纳闷,此毒尽对自己没有产生任何的不良习惯。想着问题,不由自主的再一次想到了山洞之内的情况,仔细分析,莫不是自己真的百毒不侵?

    义泉不像独孤剑有耐性,他的意思很明确,速战速决一了百了。不管独孤剑磨叽的原因是什么,总之的趁势而为,不然姓白的又会侥幸逃脱。想想刚才,应该立即出手,局面便不会成为现在的这般景象,真是一发不可收拾再无良机可寻。已经错过了绝佳时刻就不会再次降临良机。不过又从另一角度想,早动手迟动手局面会有所改变吗?从姓白的这等情况看不会改变的。但改不改变暂且不论,但不管怎么说,还得审时度势一举拿下此人为妙。说到:“小子,别在那喳喳呼呼的,就你那伎俩,懵谁?爷们不是吓大的。”说着话,一掌打出。他知道,自己若不出手,别人不会动手的。

    不错,有了义泉的开头,独孤剑一伙人饿狼似虎般穷凶极恶的攻击白衣郎君而去。

    面对众贼白衣郎君神情不慌不忙,而是寻找最佳时机出手,争取一招治敌。不论怎么设计,都离不开手中的乌金剑。有了乌金剑在手如同多了一个帮手。义泉一掌打来,探的它的路线,得知是胸口部位,若是被击中,定会粉身碎骨然后胸口出现一个大窟窿算是掏心挖肺。但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奇怪,这么狠毒的招式只有恶人才能使的出。

    对付绿魔大法功就得用乌金剑解毒,否则,自己定会中毒。就算百毒不侵之躯,也不会瞬间解毒,定会大脑有影响,如此,必是昏迷状态然被其偷袭。

    于是挥剑,

    迎击绿魔大法功着实厉害的那一招掏心挖肺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