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周围的人马密集,巡逻队伍一队接一队接连不断。(书屋 shu05.com)见到白衣郎君绿凤匆匆忙忙的闯入禁区,兵大个们紧张的火急火燎起来,冲向他们嚷嚷叫,什么人,活的不耐烦了。

    突然间一队人的出现,看他们的服饰,一看便知,是皇家警卫军出现了。如此说来,无疑是闯到了皇家住地———皇宫外围。立刻知道,若是不即刻离开,毫无疑问的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无有所解释就离开,也会引来麻烦。白衣郎君恭恭敬敬的说到:“兵大哥,对不起啊,由于我们不熟悉路途,所以误闯到了此地,若是给你们带来不便还请你们多多体谅。”说着话双手抱拳施了一礼,表示诚恳之意。

    兵大哥盛气凌人,甚至威风凌凌简直不可一世。

    即使白衣郎君态度谦和诚恳,但出于自己的责任,带队的头面青吼叫道:“只是单纯的误闯吗?看你们跑的慌劲怕是别有用心吧?贼头鼠脑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来人,给我抓了。”

    大兵怀疑性的质问了一句。

    要说误闯还真是误闯,丝毫的毋庸置疑,一点不假。但若是没个说法,今日恐难离开。而独孤剑一伙人会随时赶至,到时,再一次的又陷入了困境。白衣郎君分析了将会发生的事情后说到:“兵大哥,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有参假不得好死。”要想尽快离开就得说狠话,不然,兵大个才不会听你啰嗦呢。

    绿凤对郎君哥哥的话不赞同,这不是发誓吗?而且还是毒誓。与其与他们浪费口舌,不如甩点银两了事。说到:“我们所说真真切切,绝无半点虚言,还请兵大哥通融通融让我们离开吧?”说着话,拿出了一定银子给了兵大头。

    兵大头接过银两一瞧,乐了,足有十两。乐呵呵的态度有变的说到:“既然是误入此地又是第一次就不予追究责任了。好吧,你们速速离开就是了。”

    白衣郎君绿凤谢过兵大哥转身离开,但一个声音阻止了他们。

    “想走,没那么容易。”

    此声音就是独孤剑发出的,声出人已到。

    他与白衣郎君只有十余步,眼神怒视。

    独孤剑的出现令绿凤惊异,是不是眼睛花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他?

    白衣郎君看出绿凤的心声说到:“现在不是理解他的时候,得想法速速离开。”

    绿凤不解白衣郎君的话意,自己不会相信他会对自己下毒手。说到:“事情怎么会到了如此境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问个来龙去脉。”

    一时半会儿功夫,不会将此事说明白的。非要有个结果,恐怕把此事解开时,等待自己的结果会很糟,无疑,万道内气随时攻击与身。

    想到结果,白衣郎君说到:“他们已经不是以前的人性了,现在,他们都已魔性化变得六亲不认更是凶残至极。因此,此事得到答案还需时间。但此刻无时间解释便无法解开。因此,我们得尽快离开,以后再议。”

    绿凤更是懵懂,要是没有个解释,自己怎能心甘,毕竟,自己是他抚养了十八年的孩子,怎么可能,出狠手就出狠手?叫到:“你真六亲不认了吗?”

    独孤剑不高兴的说到:“那又怎么样?反正,你又不是我亲生的,有何不可?除非,你脱离白衣郎君,不然,没的商量。”

    此话听的绿凤毛骨悚然,他为什么会成了这般样子?令自己匪夷所思。难不成,真的被魔性化了?说到:“人非草木,十八年的亲情在你心里尽是如此轻薄,亏我还把你当作亲生父亲看待。即如此,今日咱们正式恩断义绝。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不相欠。”绿凤非常难过的高呼着。

    独孤剑的原意哪是如此,只不过好于面子只好一冷到底。原本有着铁石心肠的他,此刻也是心软。原因是绿凤刚才的那番话。又一原因,毕竟,虎毒不食子。但出于大局着想不得不狠心肠。“即如此那就别怪老夫了。”话出,一掌直击绿凤而去。

    而此刻,绿凤心情上下波动大,思绪万千,根本没有注意到独孤剑的幻影大法功一招击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