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的招式狠毒且急速袭击,眨眼功夫即刻将至。而绿凤想事太多,想不通,为何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背弃亲情六亲不认?由此思索,独孤剑发功根本不知。

    但白衣郎君岂能让独孤剑的阴谋得逞。见掌气袭来,乌金剑挥动,剑气驶出,剑气掌气相继接触,鼎立不相上下。一道水平线上的蚂蚱谁也不能取胜。

    义泉一伙迅速赶至,见到面前的情况乐了。终于,他明白了以大局为重。这种场面是自己梦寐以求,一直期盼联合众力排除异己,今日终于上场了。有此就可以再不费尽脑浆去想如何才能除了这个绊脚石,看来,现在就随自己愿了。阴笑叫喊“姓白的,受死吧。”于是伙同他们齐力出手。

    原本独孤剑一人之力就很难对付,而现在,义泉一伙又大打出手,看来,今日想脱险难亦。但让自己想不通的是,独孤剑的幻影大法功功力如此厉害,根先前判若两人。这个问题自己无所得知,就不再去想,就当他的功力突飞猛进罢了。

    有了十几人的攻击,白衣郎君预料到危险已致,若不想法离开后果很严重。但左右展想思绪后根本无计可施,几乎到了等死的地步。

    绿凤见众人联手对付郎君哥哥,而自己麻木始终想不通,一个被自己喊了十几年的爹爹尽会如此绝情。想到这一点心中难受至极。难受归难受,但不能不顾郎君哥哥的生死。瞬间挥剑,一道绿色剑气咆哮而现与白衣郎君的白色剑气先融合。顿时,剑气如闪电雷鸣般攻击而去。

    这次发出的剑气和以往大不相同有了变色,这点,他俩都注意到了,有些惊喜,至于是什么原因还待靠实。

    即使剑气恢宏霸道也不能轻易取胜,这样的结果令白衣郎君绿凤大为惊讶。这种局势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的确厉害无可想不通。

    独孤剑得意洋洋的心里高兴的自语说,公主就是厉害,果然有先见之明,若不是给我传授魔法功力今日就丢人到家了。看你们怎么对付我?暗自揣喜。

    一队官兵有十几人,由于白衣郎君一伙人的打斗场面迎来了十几队大批次的人马咆哮过来,他们都想知道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尽在皇宫周围闹事活的真是够久了。街道东西方向,兵大个前后夹击足有二百余人一头。气势宏大,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一将军看面相已到中年末,单枪在手,脚跨马鞍好个威风。见到这样的打斗场面还是第一次,惊心动魄大饱眼福。不由在心底暗暗佩服起来,尤其是那道霸道的剑气,平生还是第一次。惊讶质疑,是不是他们手中的双剑所发?佩服归佩服,但此地是皇家重地岂能在此喧哗。怒言叫道:“你们是何人?本将军在此还不住手。”

    说着话观察了形式。十几人对付一队小年轻真是不要脸。“说你们呢?还不停下来?”指着独孤剑一伙人说。

    独孤剑一伙人根本不理,而义泉嫌他烦人说到:“想活命的,快滚。”

    将军火了,自己征战沙场多年,还从未遇到被包围马上就会成为僵尸而不求饶,还这样大言不惭真是活腻歪了。不过话说回来,此人有此胆识,说明他们的确有些本事。但自己身经百战厉害的人物见的多了去,就他们几个岂能让自己吓破胆量卑躬屈膝。怒言道:“区区小贼何惧?弓箭手准备。”

    听到有弓箭手,义泉紧张了起来。要是不对付白衣郎君,他们这些毛贼本是小菜一碟。说到:“独孤宫主,好汉不吃眼前亏,收手吧?”

    眼前正是个好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但形式严峻不得不放弃。可就这样撒手岂不惋惜,此次机会多么的来之不易呀。相信,走过这家店再没那个村。

    独孤剑左右为难。

    若不放弃,官兵就会万箭其发。箭雨连连,谁人能抵?到时,定是冤魂孤鬼一群。想到后果严重说到:“我们住手可以,先有他们住手才可。”

    将军觉得此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为何要他们先停手?难道,你们就不可以吗?说:“为什么?得有个说法。”

    “因为他们手中的剑太厉害,我们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