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板气不过,说独孤剑一伙人忘恩负义昧着良心胡作非为迟早要有报应。(书=-屋*0小-}说-+网)生气归生气,但的话归原题。“你们来此,原来是直奔太子殿下的。要说魔族公主此人,说起,给谁谁都不会相信,毕竟是阴魂不散不死不灭之主。再说她聚众起兵造反,更是不会相信,开元盛世,日益昌盛,所以,你突然说有人造反,他们反会说你们造谣生事妖言惑众,弄不好还会吃官司。也就是我,熟知白大侠的为人性情,故不疑虑什么。但他人会如此吗?毕竟,魔族公主不是人,而是魔,这一点,让每个人都会匪夷所思。毕竟,有人遇到过僵尸之说都被抓了。”

    白衣郎君知道这些道理,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事实,毋庸置疑。只要见到太子殿下,依他的性情,定会相信自己所说,即使不大信,也会有所疑虑。说到:“只要见到太子,此事就容易多了。但不知太子殿下何时能再来,还请王老板分析分析。”

    王老板琢磨了一通,太子平时隔几天就会在此呆上一两个时辰,自贵妃生辰就快到,太子或许忙,一时间便没有来过,也许真是忙吧?有此分析后说到:“太子殿下这些日子是不会来的。”

    “难道,是有什么变故?”白衣郎君急切的想知道原因。

    “记得我跟你提过,贵妃娘娘的生辰就到,因此,太子殿下忙,这些日子是不可能来的。”王老板振振有词。“不过我知道,贵妃娘娘的生辰日,就是三日后。若是那日你能参加,毫无疑问,就能见到太子殿下了。”

    贵妃生辰日,知晓当然好,但要想进入岂是易事,毕竟是皇家重地把守森严。说到:“那种场面,岂是我们这些江湖门派中人进的,毕竟,皇家重地呀。”

    王老板笑笑说到:“不错,就这样进的的确难亦,若是冒充他人,结果就不一样了。”

    白衣郎君恍然大悟此话有理。不过,说起容易做起难。说到:“还请王老板明示。”

    “京城的王公贵族多的是,只要稍做动作,相信,你会进入的。”

    王老板的提示,意思明确,看来,只有如此了。

    此刻,有官兵大叫,对着店小二嚷嚷着,手里还拿着白衣郎君绿凤的画像,见过他们没有?

    店小二很熟悉画像,但此人是老板的朋友,自己岂敢忘恩负义,只好摇头不知。

    但官兵岂能罢手,带头的指挥着十几个兵要他们楼上瞧瞧。

    听到官兵要搜楼,王老板却是遇事不惊,不慌不忙的走到左边墙角按动了墙上一个黑色按钮,接着,墙壁慢慢向右移开,一扇门随即出现。王老板笑呵呵的说到:“你们进去躲躲,呆上几日,会很安全的。”

    原来,这些房间这样的安排是有原因的。

    进的里面的房间,里面与外面一样的宽敞。要论光线明暗一点不输于外面。要说完全隔音但里面听的外面的声音清清楚楚,难怪,王老板对整座楼发生了什么事了如指掌。令白衣郎君不解的是,这里的房间密不透风,丝毫没有一点缝隙传播外来动静,而里面对外面的情况却是一清二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它暗藏着怎样的玄机?看看周围,摆设装饰与外面依旧,根本没什么改变,一点蛛丝马迹的线索都找不到。

    看着一本正经样子的白衣郎君,绿凤深知,郎君哥哥又在琢磨什么。见他眼神,应该与这屋有关。说到:“郎君哥哥,又在思绪什么?或是什么问题难住你了?”

    白衣郎君想了一时没有头绪,绿凤的赶问让他结束了思考,面带微笑说没什么。

    公孙雯和陈将军来到史思明的驻地后,顺利的进了军营大帐。公孙雯的面貌让他眼前一亮垂涎三尺,还以为是陈将军给自己捂塞的绝世美女,待情况说明后,史思明受惊不小。但有自己的副将经过了一路发生的详情,想来,定是千真万确之事,而不是空穴来风。即为魔族公主,自己就得无条件的恭恭敬敬的奉她为上宾。说到:“不知是魔族公主大驾光临,倍感荣幸,快快上座。”

    公孙雯要见的是安禄山,却来个史思明,真是有些失望。但他是安禄山的副将,就给他个面子,说不定日后会用得着。

    茶水已上好,茶香余味飘香整个空间,吸引了公孙雯,经不住诱惑便端起茶碗品了一口,果然,茶香味道让自己没有失望,好茶。一会,放下茶碗开门见山的说到:“我来之意史将军已晓,不知将军有何高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