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公孙雯的来意,让史思明大为震惊。(书^屋*小}说+网)举兵造反可是灭九族之罪,怎能说起事就起事,不可如此草率。此等大事非同小可岂是儿戏?她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自己左思右想不敢苟同。但断然拒绝这位魔族公主,定会对自己不利,说不定还会被她收拾。说到:“公主登高望远,目光远大,是我等而不及。但我一个副将断然不能决定公主之决意,所以,还请公主有谅。”

    听他言,似乎被这事镇住了,胆小如鼠,鼠目寸光一点不假。也是,他只不过是一个偏将,有什么资格枉谈此等大事,或许,是自己高估了他的能力,也怪自己嘴急。说到:“即是如此,那还请将军引荐,让我见得安禄山可否?”

    这个问题容易,当然可以办到,正愁没法,这倒好,机会来了。巴不得快快送走这位瘟神,于是亲自与公孙雯快马加鞭,赶往白余里处的安禄山之驻地。

    安禄山府邸就在范阳,府邸庞大,装饰气势,一看便知,是一方豪强,如此,权利定是大。这样的条件,让公孙雯相当满意。

    此刻的安禄山正在午睡,听到史思明有见,即可让他进来。

    第一眼见到公孙雯的容貌都是同感,目瞪口呆。绝世美女即现。此刻的心情和史思明无有一二,以为是副将为自己找到了绝色美女。

    岂不知,公孙雯早已料到了他们的心意,本想训上几句,又一想,男人都一个德行便不再有训言之想法,正事要紧。说到:“我们来此,是陈将军引荐。听闻你实力庞大,我便有此想见你之意。看到你的豪宅令我特别赏识,由此可见,你的实力不虚。因此,算是找对人了。”

    安禄山精神恍惚,还未从她的美颜容貌中苏醒过来就来这几句,真是莫名其妙,什么跟什么呀。不明白的质问史思明这是怎么回事?

    史思明将前因后果说了个通,才让安禄山满意,但神情大惊。毕竟,她是魔族公主。紧张的说到:“公主,他讲的可都属实?”

    公孙雯直言不讳的说:“千真万确。见你神情紧张,看来你是受到惊吓了?不过不用激动,我来此并无恶意。”

    陈将军忙接言说到:“是呀,将军。公主此次行是为了助将军一臂之力的。”

    安禄山更是不懂,一个女人如何帮我?再着,我有什么事让她帮忙?真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不高兴的说到:“我安禄山戎马半身,还从未求过人,更无有事求别人,试问,助我一臂之力岂不笑话?”

    陈将军还是没把事情说清楚,听的安禄山气不达一处来。自己是何人,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从无有事难着自个,要一个女人来帮忙真是可笑至极,愤愤不平之态度。

    公孙雯看出了他的心思,当然,一个封僵大吏要权有权要势有势,这样的好日子自然是心满意足,哪来的心思起事造反?若不指点指点迷津怎会开窍。说到:“将军一方实力庞大,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当然不需要他人的援手了,只是可惜,一辈子都会活在当下为人服务,试问,这样的现状将军就心满意足吗?”

    安禄山心无旁骛,对公孙雯所言迷惑不愿去解,因为,自己的现状已是莺歌燕舞,妻妾成群,更是儿孙满堂,潇洒幸福,而这一切都是当今圣上对自己的信任有加。皇恩浩荡,来之不易呀。要是听她意思,岂不忘恩负义,弄不好就会断了现在的好日子。“以你意思,是要我反了不成?”

    公孙雯拍手称赞安禄山果然是聪明人一提就醒。说到:“人往高出走,难道,将军就没想过再高一步?难道,将军就跨与他人脚下过一辈子?还是就已经满足现状了?”

    话虽不错,谁会满足于眼前,人心不足蛇吞象,自古就有的谚语。但自己身份地位有限,不满足又如何?说到:“公主之意安禄山懂得,但本人实力有限实在是达不到你的要求,还望理解。”

    公孙雯起座向前走了几步,语气稍带质问的意思说到:“有哪朝哪代的开国者,天生是皇帝?又有谁是天生便是大地的主宰者?还不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不错,有很多人都满足现状,可你不能,因为,你的条件已成熟无需再有顾虑了,若再不举事,你会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场,因为,你实力庞大,迟早有一天,会被猜疑,那时,树大招风他还会留你吗?”

    公主所言都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问题,说到自己心坎上了。唯独起兵造反没有想到。可真要是反了,就凭自己手中这些人马怎能成事?左思右想后觉得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对头,说到:“公主所言极是,我何尝不在想这个问题,虽是日夜担心,但还是一天天的平安度过了。要说起兵,本人实力有限恐无能为力呀。”

    说来说去他还是担心自身的实力,都是鼠辈样子。不过这样好,事成以后,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说到:“别忘了,我来的目的。”

    陈将军又接言“对对对,公主此行就是来助将军的。将军,你可别忘了,她是魔族公主。”陈将军附耳对安禄山解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