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相助自然是好事,可她一个女子能有什么能耐。说到:“公主相貌倾国倾城,堪称绝世美女,可就是看不出你有何等本事能助我?”

    “难道将军忘了,我是魔族公主了吗?我虽一人却是千军万马追随,我虽柔弱女子却是法力无边,试问,这样的条件够不够支持你?”公孙雯有些不高兴的质问,接着一掌推出,墙上即刻出现了一只手掌印的洞。

    此举让安禄山大为赞赏。虽是公主法力通天,也不能包揽自己起事成功。若是如此,那时,现在的一切都将成为泡影。而现在的一切又来之不易,岂能因为自己的贪婪而将得来的胜利果实抛撒。而这一切又都靠圣上的信任才有今日的辉煌,若是举事起兵岂不不仁不义大逆不道甚至忘恩负义?就算起兵,靠自己那些虾兵蟹将怎能成事?说道:“从表面看,我安禄山的确屈指一数,虽谈不上割据一方也算横霸千里。但常年未曾战争,士气低落,战斗意识模糊,更是武艺不精。要说让他们提刀为自己的前途卖命定是被铁骑踩蹂,生命如蝼蚁被践踏,那时,他们的妻儿老小定是怨恨,所以,举事起兵万万不可。还请公主三思。”

    听到此话,公孙雯甚是气怒,妇人之仁。不过为了自己的前途,小不忍则乱大谋,故细心劝阻说到:“安将军分析的是。不错,你说的句句在理。但自古以来,哪朝哪代的开国原帝,谁会很顺利的取得天下?都不是在万骨骷上踩踏来的。要说你的兵,训练无技,武艺不精,这倒不是问题,日后,有了我的训练,再给他们灌输微微的魔力,相信,他们会带给你耳目一新不一样的视觉的。如此,有了魔力的士兵还会是现在的症状吗?独孤宫主,还有何问题不妥尽管提出来。”

    独孤剑对公孙雯的一番话深感震惊,若真如他说,给自己的士兵灌输魔力,到时,以一成百的作战力还怕什么?可就怕公主忽悠我。但公主是不死不灭的主定有这个能力。独孤剑又深信不疑。说到:“如公主所言,我独孤剑还有什么疑虑,真是太高兴了。不过有一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独孤剑何德何能让公主这般看重?”

    对于这个问题,公孙雯也无从解释,走到今日这步一切都是随缘,要不是自己想找理想中的对象岂能与他相遇。一个身材短粗,满脸胡须的人见了都恶心,不过为了大业他的外貌关乎我什么事?立刻微笑了几声说到:“也许是有缘吧。”

    是呀,要不是为了得到那批宝藏,他们怎么会有相遇之机?事情到了这步算是自个的功劳啊。若真能依公主所言定是霸得天下垂手可得。那时,王公贵族之列也算我一个。想此心里美滋滋的,仿佛初生的太阳那千丝万缕般光线照的他得意洋洋。陈将军接言说到:“对对对,公主所言极是,一切都是缘。”

    此话史思明不知,安禄山更是迷雾,要他把详情告知。陈将军便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了个底朝天,这下,谁都听的出其中的意思了。

    要是待于以往,魔族公主定会将这熏心利益之徒打的稀巴烂。而此刻,自己的目的随着他们的贪婪快要实现了,在此紧要关头万不可以自己的性子坏了大事。说到:“即如此,看来咱们就是有缘。独孤宫主,你看呢?”

    听过经过,萌萌之中透着一种缘故的气息,也许,真的有缘才会相遇,但又觉得不是缘。既然公主说是缘那就是缘吧。见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说到:“公主说的是,说实话,我也信缘。”

    “既然有缘,那我们就干有缘之事,相信,独孤宫主一定支持的。”公孙雯顺其直追。

    要说举事起兵,安禄山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突然间,有人提议愣是一惊,还把自己吓了一跳。要说自己的军队去博朝廷众兵无疑是以卵击石。但有了魔族公主给他们赋予魔力,那么,战斗力定是以一成百,百以万计。如此,还怕朝廷那些酒囊饭袋?想此乐了说到:“有公主的力量,当然一万个赞同了。因此,我同意举事起兵。”

    “好。”公孙雯拍手叫好“安将军果然男儿当自强,雄心壮志,值得一赞。”

    即是如此,安禄山还是忧心忡忡,若是再有强大的力量后盾支持,定会如虎添翼锦上添花之事。有此想便开口说到:“公主,你只身前来,想必有些单薄,若是再有你的同伴相助,相信,很快就能攻克长安的。所以请问公主,你可有其他同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