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虽是一人,但在地宫有独孤剑一伙人的帮忙也算是有了同伙,毕竟,与他们志同道合。(书屋 shu05.com)说到:“同伙自然有了,足有十余人,他们都是江湖一等一的高手,无人能敌。”

    安禄山一向对江湖人士讨厌万分,听的是行走江湖的便是排挤说到:“那些江湖硕士,都是些忘恩负义没本事的主,骗吃骗喝不说,还干些鸡鸣狗盗之事罢了。”稍停疑虑的问:“公主,你怎么会认识这些无所事实地皮流氓的?”

    一听他言就是偏见。但细想,造成这样的影响,或许是因为什么事儿?但独孤剑一伙人可不是一般的江湖混混,都是大有来头。说到:“我所认识的都是些江湖门派中的武学高人,他们的本事在江湖无人能敌,更是无所不能,对安将军绝对有帮助。但听闻将军对江湖人士偏见极高,令本公主好奇,因此很想知道为什么?”

    安禄山本不愿意提及此事,此事是他这辈子最为痛恨之事,提起它就是痛恨不已。本无心提起,但已有提,公主又是好奇只得说出此事。

    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是一个在草原放牧的青年,忽闻有刀剑声传来,随着声音有远而近,待看清楚后,是两队服饰各异的江湖门派起纷争。双方百余人,打到了草原上来,最终,人多的一队手持大刀战胜了手持剑的少数一队。被打败的一方只有一个活了下来,那是因为我把他藏在了羊群里面,躲过了追杀,而这个人却是我永恒的伤疤。我供他吃供他喝,可他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甚至忘恩负义。待他伤好后,带了几十人,连夜将我的几百只羊都赶走了,至此,我都不知是为什么。自此,我对江湖浪子便颇有微词。虽然人各有志,作风习性不同,但我觉得跑江湖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总之,他们心眼太多,让人防不胜防。

    原来如此。公孙雯知道了内情,算是有情可原。说到:“没想到安将军还有这么一段往事,不过,人在做天在看,一定会有好运降临将军的。”

    听闻此话,安禄山撸着满脸的胡须乐了“但愿如此吧。”

    说这些话,无非是想缓解一下气氛,但老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是不是离题太远了?得追入正题。开门见山的说:“安将军,与你商谈之事,你细思量后该作何打算?”

    对于此事安禄山已有主意。有了魔法之师,何愁炎炎江山不垂手可得?说到:“以公主给予帮助的实力,我还有什么不敢的?我决议,同意举事起兵。因此,心中便是有了部署。要是公主的几个江湖助手能做先锋官,那就万无一失了。”

    公孙雯点点头心里有一丝欣慰,自己忙了一阵子,总算是有了回报。说到:“安将军准备何时举事起兵?”

    安禄山走了几步,来回思量着一个问题,举兵也得师出有名,不然,再是魔法厉害,士兵们也心不甘情不愿。想到这一点,心里已有了答案。自杨国忠拜相以来,自己的日子过的就不顺,每天提心吊胆夹着尾巴做人,但这样做也有奇效,算瞒过了他的众多双眼睛苟活于世。要说出师有名,无疑与他开刷。至于何时起兵得看公主得的了。说到:“此问题应该有公主说了算。”

    公孙雯品味了安禄山言意晓得其中的意思说到:“安将军放心,完成赋予他们魔法之事都在分分钟之内,只要你准备妥当即可。”说着,坐回了位子,双臂拉伸,即刻,一道黑气即现,四处奔波,散至空间,从每一个士兵的头上绕过。“即使你有千军万马,也不会落下一个。”

    见得公主敏捷的动作,安禄山震惊。如此厉害的魔力,要是有朝一日她对自己怀有异心怎么办?自己的生命在她面前就是一只蚂蚁,想捏就捏任由踩踏。想到这个问题不由得一颤。细想后,担心也无用。人家魔法通天,想要自个的命易如反掌随时随地都行。想到这一点,觉得担忧实属多余,至于以后只能再做打算了。说到:“公主魔法无边,令我大开眼界,十分的佩服呀。既然士兵已赋予了魔法,事不宜迟,选个黄道吉日,咱们给皇帝老儿个突然袭击,趁他不备一举拿下长安。”

    公孙雯非常满意的叫好说到:“果然男儿气概。有魄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