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禄山决议起兵,公孙雯拍手赞同,但不知是何日?此事宜早不宜迟需得尽快。(书=-屋*0小-}说-+网)屈指一掐,看看何时才是吉日?随着大指尖在其他指尖上的来回,经过十二生肖属性,又经天地八卦伦理,得知第五日就是黄道吉日,宜行军,定是旗开得胜。得到这样的结论,公孙雯非常满意。说到:“要说良辰吉日,当属第五日辰时。安将军,千万别错过。这日,出师必是大吉大利,火旺冲天,必是个好兆头。”

    安禄山虽不懂的吉时良辰,但也听过关于这类的八卦推算,虽说不是懂,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的门外汉,说懂并不懂,不懂又会些门道,以此,自己推算了好些遍都无结果,因此,不大相信这套。不过,此话从魔族公主口出,定是不假,毋庸置疑。说道:“借公主吉言了,大军第五日开拔。”转身向史思明命令“全军速速集结校场,我有重要的事情向他们宣告。”

    宣告什么?莫过于起兵缘由。若是没有理由,举事便注定失败。所以,安禄山想了好多种充足的理由来说服将士们。

    白衣郎君和绿凤在隐蔽的小房子里呆了整整三日,而今日,也是贵妃娘娘的生辰之日。按王老板之意,便乔装打扮,来到进皇宫的必经之路守株待兔。

    王公贵族,达官贵妇,各个坐着高贵典雅的花轿争先恐后的一一赶路,生怕迟了。

    看着他们的样子,也能理解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

    瞅了一圈,除了抬轿的轿夫别无他人,就是想借他们的身子一用也不现实,因为,以他们的身份只能在皇城外候着,根本进不了皇宫。不过想想,这样也足够了,只要能立足于皇城门口,凭自己的势力,怎么地也能轻而易举的跨进皇宫。于是跟在一个红衣八人抬的娇子后面等待时机。

    此轿定是臣相级别,想来,进入皇宫已有希望。白衣郎君料定必会。

    你争我抢的局势,谁敢离场,若真离场,简直是自寻死路。但就是有一位,很巧,昨夜喝多了,今早闹肚子。真不想坏了家主的好事,可是,就这么巧,无法坚持,若再坚持定是拉在裤裆里。使劲的绷紧神经,夹着沟子,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默默地告诫自己。可是,事与愿违,还是无法坚持到底。

    白衣郎君观察了许久,也盯了他好久,见他难受的东张西望,一只手还捂着肚子,可想而知定是内急。那么,时机来了。快速的大步向前来到此人面前轻声说道:“你若内急,不妨我替换你,可否?”

    那人面相三十来岁,大眼睛,大嘴巴,胡须不算长。见的一个陌生人突然而至,惊讶。要是以前定会惊呼大叫,而此刻,自己肚疼内急受不了,正想找人帮忙,真巧,来了一位。看他面相白白净净,一脸正气,算是一个君子。再听他言,他非常了解自己,有此觉悟觉的可以将重任交于他。“好的。”转脸又对同事说他是我的远房侄子。

    有了此话,娇夫们打消了紧张的顾虑。

    绿凤拿着乌金剑尾随白衣郎君进了皇宫的某一角落,众人都在另一处止步,唯独这顶进了皇宫的某一处。

    真是一角,皇宫就是大好似了无边际。

    看将士严以律己,威言慎行。

    再看皇宫内守卫森严,一派死气沉沉,鸦雀无声。

    娇子走下来的人,大红大紫,料定是杨国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