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穿衣打扮大红大紫的人大摇大摆的气势的走向皇宫,所遇官兵见他都是彬彬有礼无一遗漏。在朝官员更是礼让三先礼貌有佳,嘴里称呼杨相国早。

    打探了四周了解了环境,知道该怎么做了。

    白衣郎君盘算着如何走第一步,要是出错,满盘皆输,今儿就搁这了。

    一个时辰后,贺拜开始。满朝文武排成长长的队形一一贺拜。

    接着是皇家儿孙,领头的是太子。白衣郎君趴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又能看的清楚现场的地儿,前方任何的举动都逃不过双眼。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就是不能接近。咫尺天涯的局面想法要扭转,否则,白来一趟。

    如何做,才能见到太子殿下?或许,只有熟知东宫地形或许能见到太子,但非易事。

    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甚至小命就搁于此了。

    白衣郎君深想着,,,,,,

    一会功夫,贺拜完毕,接着便是舞技献舞,美化场面。

    看到白衣郎君左右思量,绿凤明白其意思。为了给郎君哥哥排忧解难只有铤而走险了。说到:“郎君哥哥,我扮成舞女混进去,就能见到太子殿下了,你看好不好?”

    听闻此法,绝对不行。因为,从未见过她跳舞,必会露馅。如此,要是出错岂不得不偿失。不过由此一计倒是提醒了自己,又觉安全可靠。于是便写了一张纸条递给绿凤说到:“舞女不可行,最好是宫女。务必将纸条传给太子,要他来此。”

    宫女?要想找到宫女,除非行道走廊。有此意向,绿凤恩了一声走了。来到走廊,左右展望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不过一会时间,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来了一个端着酒盘的宫女。绿凤敏捷的捡起一粒石子扔了过去砸中了宫女的肩筋穴后,瞬间失去直觉倒地。想到她被控制的结果必是倒地,如若酒盘摔坏可就前功尽弃了。于是轻点脚尖迅速的到了宫女身边,在她倒地瞬间拉住了她,手中酒盘安全拿回。接着将宫女放一隐蔽地儿,换了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种场面,绿凤第一次见,虽是有些紧张的心理,但很快的就适应了。太子殿下的位置应该在最上排,于是绕过舞技直向太子位。

    太子行事谨小慎微,某一人某一事都很上心,生怕遗漏什么把柄与他人。对绿凤的到来,特别注意,望一眼,感觉有些眼熟,怎么地也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相遇过。真想开口一问,就见绿凤给了自己一张纸条。由于眼熟便不在思绪什么,但毕竟不太熟,疑惑的接过纸条看过之后,原来是朋友相见。说起白衣郎君影响极深,于是有些兴愉,起身告别皇帝径直到了白衣郎君所锁定的位置。

    白衣郎君所处位置离此不远,绕过墙壁即到。若不是隔一道墙就在眼前。

    见到太子殿下,白衣郎君彬彬有礼说到:“不知是太子殿下,还望包容之前的失礼之罪。”

    太子李亨微微笑意说到:“这不怪你,不知者不罪嘛。快快免理。”说着话双手扶住白衣郎君的手让他平身。“白大侠冒着生命危险要见本王,想必定是要是。不过,此处人多眼杂,咱们还是到本王宫殿去比较合适。”

    白衣郎君岂不知此道理,但事态严重需尽快。不过人多嘴杂还是小心为妙,便依了太子。

    一路行走,思索对于白衣郎君的到来十分意外,尤其是还能进的皇宫,真算本事了得。若不是有一面之缘,给自己感觉良好,自己绝不会只身前来。

    不经意,很快进了东宫大院,里面,依然豪华气派。

    入座后,品味凉茶,一股精气神瞬间而至,让自己精神百倍。心里直夸叫绝但无出声。

    绿凤品出此茶定是云南帥,不然,没有这清新典雅的特有的味道。

    此动态让太子摸得一清二楚,但无言表,还是直奔主题,开门见山的说到:“白大侠有道远来,定是要事,不妨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