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之事,得让太子得知,不然,自己就会无休止的被通缉,要不是太子提起,今日便会忘了此事,致使出了此门又得像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说到:“太子耳目众多,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然后将发生的事情经过说给李亨听。

    得知实情的李亨,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意说到:“即如此,此事就此了了,再不需躲躲藏藏了。对了,另外那批人,就是你说的,伙同魔族公主的那伙人?”

    “是的,这次袭击我们,他们应该得知了我们此次行动的目的,不然,不会大费周章想灭口。”

    李亨细细琢磨了一遍,觉得白衣郎君所说合情合理,不像参假。有理可据,怠慢不得。

    听到被解了逃犯嫌疑,此消息真是个好消息。绿凤差些蹦起来,便谢过太子。

    白衣郎君也谢过李亨说到:“此事并非子虚乌有,还请太子殿下尽早告知圣上。”

    仔细斟酌此事的厉害关系后,李亨让白衣郎君放一百个心,很快就有消息的。“对了,你们在哪投宿?我好让人通知你们。”

    说了地址,李亨相当熟悉,便是自己所建的隐蔽驿站,专门接待全国各地探子手的驻地。当然,在外名头就是客栈了。“原来是在王老板所处,那里我熟悉。”

    两方约定两日内不见不散,不管消息是否有。不是白衣郎君等不及,而是尽快赶回去。因为自己深知,得到消息快则半月慢着月余,指不定还得几个月。毕竟,听闻此消息,就算皇帝不惊相信,也得派探子打听消息,走程序,很慢的。决定听听仙子对此情况有何看法。于是,时不我待,第三日必须离开。

    一天的行程没有白费,功夫不负有心人,算是顺顺利利完成了任务。

    来到客栈,王老板问事情办的咋样?白衣郎君还未开口,绿凤抢先说一切顺利。

    王老板很是满意,让他们安心休息等消息。

    第二日,李亨急步走向朝堂。

    随着太监总管高力士喊到,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后,李亨上前一步说到:“臣有本奏。”

    高高在上的李隆基见是太子,不耐烦的说到:“什么事?”

    “回禀父皇,据探子可靠消息,安禄山有意谋反。”

    听闻此消息如雷贯耳晴天霹雳,全部人都惊呆了。尤其是李隆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对他不薄呀?!话出有些打节质问:“你是太子,说话要负责任。此消息可否准确?依据何在?”

    此事已开头,就没有回头的余地。若是说猜测,父皇必会大怒,说不定还会影响自己。为今,只能信白衣郎君所言。说到:“回禀父皇,此事已是板上钉钉之事绝非谣言。”

    即是太子之言,李隆基有所放宽容忍额度。

    安禄山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难道,他们不知这一点?不会,都知。那么,是有人诬陷他?不大像,谁会没事开这差?此事非同小可兹事体大,谁都不会没事找事的。看来,得注意了。若依太子所言,如此,真是养虎为患。

    此事听的文武百官议论纷纷,甚至弹劾安禄山。

    杨国忠一向对小人得志的安禄山不满意,可派去的探子回报没有发现任何异动。没了把柄,无法向圣上承报,今闻太子消息,首先一惊,不过很快又高兴了,心里美滋滋的。正愁没招收拾,这下好了,终于有了杀这小人出口气的招了。说到:“陛下,我派去的探子也有消息说,安禄山暗中招兵买马,如此,反意外露,现在,又有太子的消息,看来,安禄山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属千真万确。还望圣上早下决断,派兵讨伐此贼。”

    群臣应着相国意思都是建议出兵。

    见此情况,李隆基虽有疑虑,但此事非同小可,不得不下旨督办。至于出兵,觉得还是谨慎,毕竟,安禄山还没有行动。说到:“太子,此事就交与你办,速派人打探,若有异向即刻发兵。”

    太子领旨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