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思虑了一番,说,那是因为温晶石的缘故。若不是温晶石的能量支撑,魔族公主早已魂飞魄散了。在地宫,她的法力有限,你们人多力量大才战胜了她。如今,她已接触到了阳光,日月精华便是被吸取,因此,她的魔力恢复是肯定的。如今,再是以我们这些人的力量去对付她,无疑鸡蛋碰石头,以卵击石白白寻死。

    仙子的解释,清楚明白,原来,魔族公主当时的战斗力只有百分之五十。若是这样分析,这个魔族公主够可怕的。

    华玲玉说道:“难道,就没有办法制止她了吗?”

    无己老人:“她是魔,我们是人,人魔势力悬殊,根本就不在一条水平线上,如何斗?除了斗志斗勇,别无他法。”

    斗智斗勇?提醒了兰花仙子。但怎么斗?何处下手?又觉不宜是从,只有硬碰硬抵制才是上上策。

    左右思量,没有对策,只等白衣郎君的消息了。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白衣郎君绿凤李亨三人急迫的赶来了。见到众人的动作姿态,一看便知是在疗伤,像是刚刚收功,想来,伤势已回复。再看旁边站着的一位美女,穿着一身紫蓝色长裙,显得贵气十足。十七八岁,满头兰花高贵典雅。一股花香浓味让他们陶醉,狠狠地闻了几下,来满足自己味觉的需要。

    兰花仙子的现身,而且美丽大方,十七八岁的模样,让人倍感亲切。白衣郎君心里疑问,此女是何人?何时到来的?但他聪明的意识就是没有想到,面前一身贵气的姑娘就是兰花仙子本人。想开口问之,又见大家所处位置摆点,不难看出,仙子是为他们疗伤刚刚完毕。想来定是疲惫,便没说话,但绿凤抢先了。

    对面前惊艳动人必倾国倾城的大美女,绿凤对她的容颜妙赞不断,但没想到她就是兰花仙子。言语温和的开口说到:“这位小美女,你是何人?来自何地呀?”

    兰花仙子知道,大家对自己的现身都很奇怪,看他们样子定不会猜出自己。由于李亨的出现,想隐瞒,对自己有好处,但这样做就不地道了,再说这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坦诚相待。说到:“绿凤,我可不是小姑娘,我是兰花仙子珼雅。”

    此消息,让白衣郎君绿凤李亨一惊。天呀,这是真的吗?一个看一个,寻求真理,但真理就是如此。待他们目光移至无己老人一伙人身上的时候,对方的眼神告诉他们这是千真万确不可更改的事实。

    对仙子的容颜,李亨惊得不知说什么,真是仙女下凡一点不假。因为自己从来未从见过这么惊艳的美女。或许,天仙女都会是这样的吧?见面招呼说到:“珼雅仙子的容颜,倾国倾城,毫不夸张,无一论比。难道,这就是仙界特有的一种素质吗?”

    珼雅结合李亨的神态分析其中的意思后说到:“仙界修心养性,讲究顺其自然。而面貌,是从修行幻人形定格,初始是什么样一张脸就会永存亘古不变,所以,萌萌之中,谁也无法掌握自己的面貌,可以理解为天生的。”

    李亨明白了,谁也不能左右自己的面容,一切天定。说到:“仙子教诲深刻,令孤,,,”说出孤字,立刻断了音量,“奥,说错了,令我深受一育。”

    兰花仙子微微一笑,早就识破了李亨的身份说到:“太子殿下,你不必隐瞒身份了。在你进的门来,我就晓得你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