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识破自己的身份,太子惊愕,不愧是仙家大神。说到:“仙子厉害,不愧为大神。在下李亨见过仙子。”

    珼雅伸手示意让李亨免礼说到:“太子不必鞠礼,你是人中龙,珼雅受不起。”

    李亨身立直说:“仙子受得起。孤虽太子也是为人,不像仙子为仙家,理应受得起。”

    听是太子来此,众人一惊,没想到白公子能把太子请来真是本事,由衷的佩服。不约而同的自我介绍见过太子并有江湖礼奉上。好奇的都想知道太子来此的其中的原由。

    白衣郎君毫无保留的说清楚了太子来此的目的。

    李亨说到:“皇上下旨,要我彻察此事,又闻白衣郎君说起仙子之事令我倍感神奇,因此,我觉,那个魔族公主真有反意,有了仙子法力无边的本领,定能助我打败与她。所以,我迫不及待的就赶来了。见到大家,孤真是三生有幸呀。”说着话,双手抱紧施礼见过大家后又说:“听得仙子只是一团蓝气精灵,而今日一见却是活脱脱一大美人现世,让孤倍感神奇。也由此再度说明,仙子就是上天派给孤的助世主,因此,再受孤一拜。”话落,深深地鞠了一躬。

    珼雅不好推辞只好接受。

    珼雅深知,妖妇魔力无边,此次起事胸有成竹。虽是太子确信此事已成事实才拜求自己与其谋划,但他哪里晓得在不经意间轻敌了。现在,妖妇为了自己的利益,会唆使与他合作者及早起兵,趁大唐王朝有了丰盛成果后,正在麻木不仁不清醒状态下一举灭了它而后快。但现在,朝廷只是依章程办事自然已误事,由此,妖妇的计划会很顺利。就凭自己的法力与之抗衡定占下风,不会有什么效果的。最好的解决之道,便是速速让太子就近调兵将此事封杀于萌芽状态方为万无一失。说到:“太子领旨前来奉察妖妇起事一事,以求务实,我负责任的告你你,此事千真万确毋庸置疑,若是太子还有迟疑,那么,朝廷会毫无疑问的付出巨大的代价。”

    在李亨听闻魔族公主起事一说,确实给自己的感觉就是荒唐。不过即是魔族公主那就另当别论,因为,是魔与仙参与其中,由此,便不在有讽刺的判断决意信上白衣郎君一回。如今,见得珼雅仙子的庐山真面目后,更是深信不疑毫无疑问。说到:“仙子分析的是,先下手为强。但不知,所谓的魔族公主与谁合作,因此,孤调兵遣将便没了目的,还请仙子给予指示才是。”如此说,不是说自己对于信息一无所知,而是很想再听仙子分析一番。

    仙子能掐会算,可是自己施展法术之时却是得不到一点蛛丝马迹之信息。看来,妖妇施展魔力已封锁了任何消息。不过,大致方位还是凭自己的法力确定,那就是北方。说到:“由于法力有限,不能确定是何人,不过,大致地理位置还是确定了,就是东北方。”

    东北方?

    此地便是安禄山之驻地,看来,白衣郎君分析的一点不假。说到:“不瞒仙子,我与白大侠所分析,也是这个方位,范阳。此处盘据之人就是此地节度使安禄山。他手握重兵,目无法度,早有谋逆之心,此人行举昭然若揭,狼子野心,人人得而诛之,若不除之怎能安得太平?”

    珼雅还是着急:“即有了方向,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行动吧?”

    不错,当机立断,是得尽快,不过此地离范阳甚远,足有千里,就算调兵也得得到朝廷文书,否则,当地将领不会认可自己的。李亨左右为难干着急说到:“孤虽太子,但无调兵遣将之权利,得报朝廷后,拿得圣旨方可。因此,还请仙子见谅。”

    珼雅当然晓得太子的难处,不过此事办起易,说到:“太子无需烦恼,我施展法力即可,一日内必拿到圣旨。”说着话,左手轻轻在面前挥画了几下,一道蓝光即现,形成一张纸。说到:“太子将所说话语念一遍,你的语言将会被它所记带往皇宫交与皇上,四个时辰必返回信。”

    如此神奇之物,闻所未闻还是头一次,大开眼界呀,仙家之物都是宝贝定是灵验。四个时辰,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