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仙子的宝贝,拿到圣旨就是分分钟的事,接下来,是筹划讨伐安贼大计了。出兵之事,得熟悉路形,需轻车熟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否则,定会全军覆没。瞬间,脑子一闪,一计上心头。攻克范阳,需得东西南北四路大军一起行动方为稳妥。不然,就会给对方可乘之机破了自己的阵法。李亨思量一番说到:“目前,取得圣旨不用发愁,愁的是如何出兵?另着,地图需清晰,不然,本一日到达,因不熟悉路线,便会绕上几日到达,那样会耽误时间的。到时,所办之事定会一事无成,得到的结果,必败无疑。”

    此等问题,给谁都清楚。众人都是考量如何取得地形标识。

    要是妖妇没有施法预防自己,自己利用法力定会把前方的路线探得一清二楚。如今,妖妇魔力极大封的一切消息,想破此魔法,凭借自己的法力比登天还难。珼雅无奈的叹口气说到:“是呀,没有一张清晰可见的导图,就算千军万马也寸步难行。强行,如太子所言,结果很糟,定会全军覆没。听太子言,到范阳的地形图是有了?”

    太子好不夸张的说到:“不瞒仙子说,这不是什么秘密。身为太子,全国各地的地形图孤都有。可以说,谁人不知那个不晓?只不过,孤手上的地形图标识只是个大概罢了,具体明细还待进一步考察。”

    众人明白了,如得详细地形图离不开身临其境,另着找个当地向导。总之,两者关系总归一句话,眼见为实。

    白衣郎君说到:“没的地形熟知,对大军行进的确是个障碍,但一路行走定会有当地向导,想来必不是什么难事。太子,你就放宽心,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当地向导?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差些忘了活妥妥的地形图。恍然大悟说到:“瞧孤。白公子说的极是。如此,两大疑难问题得到解答,接下来,就是我们挥师北上,一举拿下反贼安禄山指日可待。”

    这样的结果,众人都是极为满意,各个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李隆基在大殿里来回踱步,正在为安禄山起兵造反一事焦躁不安,想得到一丝消息乃是心急如焚。

    虽是六十多岁,但精力充沛。

    他是多么不希望此事成真,但愿只是谣言而已。但自己的知觉告诉自己,此事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有此,后悔自己太信任此贼了。什么条件都答应此人,真乃养虎为患。想叹口气都是无力。

    忽,一道蓝光闪过,一张一尺长半尺宽的白纸凭空显出。

    李隆基一惊,吓一跳叫出了口,来人。

    急速的,皇宫大内侍卫听到皇帝的召唤赶了过来。二十几人将白纸围得水泄不通。每人都对此玩意疑惑不解,这是什么东西?

    高力士仔细瞧后是一张纸,并非利器,自然,就不会对圣上构成威胁。但即是如此,也不能粗心大意。不过,要是存在危险,我们这些人还能见到皇帝吗?如此分析,便对此物不是紧张状态了。而是好奇的说到:“皇上,此物并非利器,不必惊慌。”

    李隆基指着纸说到:“那它是什么?”

    得知此物还需上前验证,高力士没有一丝担忧的上前想将它拿下瞧瞧,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东。手指还不曾碰到纸卷,就听太子在讲话。

    父皇,当您收到此信时,已查明,安禄山确有反意。望父皇早作决断,出兵围剿。此信附有法力,能将你的旨意带回。

    真是个好东西,李隆基赞语连连。闻听安禄山已反,心里特别不是个滋味。:“拟旨。委任太子为剿匪大将军,可随时随地调令本地军士,如有不从军法处置。”

    接到圣旨,李亨满意的说到:“珼雅仙子的法力厉害,短短时间就能带回千里之外的圣旨,佩服佩服。”

    “那些客套话太子就不必说了,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珼雅催促说。

    调兵遣将,打算兵分四路围攻,但如今局势,可调兵士不多,就近的只有数十万,不过这些兵士足够了。

    区区安贼也就十万兵士,自己的十万兵士先应付,待后续兵到,定能将安贼屠戮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