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亨想想自己的实力后,觉得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说到:“白公子,关于向导就交与你负责了。”

    “太子放心,这事我全包了。对了,太子所调兵马大概有多少?”白衣郎君想知道就近能用将士的数量。

    “大概有十万之众。”太子早有盘算,斩钉截铁。

    十万之多,远不比安禄山的二十万虎狼大军,如此,怎能与之抗衡?“据我所知,安禄山招兵买马数年,人马定不在十万之下,以我猜测已在二十万以上。”说着,白衣郎君从衣袖里面拿出一张纸条给了李亨“这是我在路上遇到一个打扮贵气的中年人塞给我的。”

    李亨接过纸条,上面清楚的记载了安禄山的实际实力。看后大惊也不管真伪问道:“这是何时得到的?”

    “在我到京城的第一天,一个蓝衣中年人,年岁在五旬左右。他碰了我一下说对不起,顺便就给了我这张纸条。看了纸条我懵了。当时,不知其意,便没再深想,因为,急着要见你,就把此事放一边了。要不是提及此事,还真会忘了有这么一回事。”

    听郎君哥哥这么一说,让绿凤想起当时,确有这么一回事,自己还说这人咋回事,注意的是不是?原来是这样。细想,目的是给郎君哥哥送情报的。但不知是出自什么样的目的?用意何在?

    此事神秘,便不再去查询,相信,总有一日会水落石出。李亨说到:“有了这张纸,上面纤细的记录了安贼实力的实际情况以及兵力部署。只是可惜它是用叉标识,因此,一时读不懂。

    由此,此书便是一张说明书。如此,它的价值好不夸张的连城呢。”

    有标识,一定就能读懂,只是慢些而已。白衣郎君拿过地图细细分析。不错,此图的路线标识虽是清晰,但某些座标含糊其词,说明,此人也是大致懂得故凭借自己的记忆绘了这地图。由此分析,此图标识标座不一定准确,误差一定会有定在二十里左右。但有一点,路上的建筑标识虽然不确定,但它实实在在的存在。有了这张地图,为行军,无疑打开了眼睛。着力看着地图,希望能读懂其中的奥秘。地图上面的叉子标识的确很难懂。虽是不大的地图上面只有十来个叉子,但隐藏着一股力量。忽明忽暗,亦有亦无不确定,好似在行走。神奇的地图能有这般法力,看来,制造这副地图之人非常人。仔细看着叉子标识让白衣郎君想起,义父说过关于叉子地图的传说,上下左右仔细打量,边角规格以及尺寸规划,怎么看怎么像,莫不是自己手中就握叉子地图?要是叉子地图,就不得难解了。说到:“这就是传说中的叉子地图。”

    叉子地图?

    大家惊愕。

    叉子地图,附有法力,叉子任由自己来去,行军路线精准度百分百,从未出现过差错。若是如此,还怕不识行军路线?大家都是激动不已。但对叉子地图附有法力得有个解释,而在座的众人除了珼雅仙子外,可能无人解释,大家目光转移到了珼雅仙子身上。

    对于叉子地图,自己还是头一次听说。或许是自己被困岁月的那段时间出现叉子地图的缘故吧?想得知它附有法力的经历就得靠自己的力量。说到:“我需施法掐算方可得知,因此,还需一些时间,请大家稍等片刻。”话落,左手弯臂举起,指尖向上,瞬间,五指指尖冒起蓝光。右手指尖也有光,对准立着的指头来回扫描。一会功夫,蓝光收起,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众人心情迫切,都说仙子怎么样?结果如何?

    珼雅收起手稳重的说到:“叉子地图起源于陈国一个江湖硕士,他一身好于奇门异术,最后研制了这叉子地图。由此,赋予法力不足为奇。”

    原来是这样。为何国库没有这些资料?李亨不得其解。

    白衣郎君说到:“据我义父简介,所知,这叉子地图出现,是不祥之兆。没有刀光剑影的纷争厮杀,它是不会凭空出世的。”

    白公子对此事了解甚深,都源于他口中的所谓义父。珼雅好奇问:“不知你义父现在何处?听闻你的见识都离不开你的义父,由此说明,你义父阅历无界,学术渊博呀。”

    提起义父,就会自豪。以前不知,义父为何说些懵懂之事?现在想来,难为义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