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父的用心良苦,白衣郎君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书屋 shu05.com)要不是义父尽早的灌输给自己江湖阅历和一些匪夷所思之事,自己就不会遇事冷静熟知的解决了。想到这些,义父的恩泽多么大呀?越想这些就越想尽快见到义父,可人海茫茫,如大海捞针,见得义父慈祥的面容岂是易事?自己行走江湖数月,听闻关于义父,蛛丝马迹的线索虽多,可每一次都是扑空,虽是寥寥无几那么几条线索觉得真实,可还是无厘头,只好不了了之。何时才能见得义父呀?回珼雅话说到:“义父在我六岁那年,在一个风雨飘渺的夜晚突然离我而去。没有理由,没有先兆,就这样不辞而别了,至今,我也未曾获得他的消息。对于义父给我的任何信息,在我行走江湖时一一所遇,有了熟知,才能一次次的解开那么多奇怪之事。想想义父所提之事,对我所走之路在无形中扫除了障碍为我铺好了路。虽我不知他出走的原因,但我相信,必有苦衷。”

    听闻他义父对他所做之事,像是早有打算,但不知处于什么缘由?罢了,此事以后再议说到:“不好意思,提到你的伤心事了。”

    白衣郎君忙说:“不会的,仙子多虑了。”

    白衣郎君的经历让人同情,而有一个人却对此事很上心,她就是王秀红。虽是质疑此事是不是与自己有关,但觉得就是那么熟悉。不由得,想到自己被独孤剑打伤前的那一夜。每想到那夜,就很想念自己的儿子,也不知他现在过的好不好?但愿为娘此为,能保住他的性命。

    白衣郎君的经历,李亨有些难过,但小小年纪已是一个老江湖,又觉欣慰,便不再感慨,转头对叉子地图极感兴趣,因为,它是一个向导。虽是一张纸,但却法力无边,能将目的地指明方向,并能映出每一个角落,这就是叉子地图的功能。看着手中神奇的叉子地图就是搞不懂它是怎么研制而成的?虽有珼雅仙子的解释让自己基本上理解了它的由来,但细节却是不清楚。要是搞清楚细节,自己造出几个岂不乐哉?那么,以后行军大有帮助。说到:“仙子,虽你解释了叉子地图的由来,但制造过程却是忽略了,所以,还请仙子说个清楚。”

    珼雅想了一下太子所言深含意义,眨眼间明白了,原来他想自己制造此物。可这东西常人是万万不能碰的,搞不好会丢性命的。有此厉害关系,珼雅劝说到:“太子此言意喻清晰,能造更好,但此物你是碰不得的。所以,至于细节还是不知道为妙。省的麻烦不断。”

    李亨更是懵懂,难道,它有反噬菌体不成?谦虚问到:“仙子言语要我吃惊,但还是迫切想知道其中的秘密。所以,还请仙子明示。”

    珼雅本不想将是非曲直说个底朝天,但李亨执意要弄个清楚明白。没想到,太子是个很执着的主。也罢,告知厉害关系他便会死心。说到:“也好。不过要有思想准备。”

    什么样的思想准备?让大家疑惑重重。但大家还是无条件的一一照做了,不过,精神显得高度紧张。

    难道,此事恐怖?

    不过,再是恐怖事件都已亲身经历过了,还有什么恐怖事情吓倒自己的?众人琢磨不透仙子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要真如仙子所说,那么,还真的注意了。各个洗耳恭听这恐怖事件。

    见大家高度紧张,珼雅满意的说到:“大家大可不必如此,其实不用如此紧张。关于这个问题,按我说就危险,毕竟,它存在着反噬恐怖。若是稍有操作不当,便在瞬间被吸收在叉子地图里面。然后,叉子地图便自然生成。就如我们看到的这张地图。”说着话拿起地图“它有叉子十个,说明,这张地图已经吸有灵魂十个。每个叉子代表一个灵魂反被地图控制着。有了灵魂的地图,由此便更加灵活性,因此,行军路线就不难被探知。当然,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能把重点说出。制作地图者,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拥有奇异法力。二,必懂八卦要领。不具备此条件最好远离与它,不然,毫无疑问,地图制作半途中,不经意被反噬吸入其中。”

    由此一说,听起来不怎么恐怖,但最终说明一点很危险。不过操作得当就不会产生危险了。李亨自信的说到:“仙子一说,简明扼要,还是省去了重要的环节。由此,李亨厚颜,还请仙子更近一步解释。”

    这样的解释,他还不够,难道,真要说出事实吗?不行。再说就关于泄露天机之事了,要受天谴的。说到:“再说,就会关系到泄露天机之边缘了,所以,我无法再向你提供更多的价值。当然,此地图秘密不是不得让人得知,而是需有缘人。太子殿下,我这么说,你应该清楚了吧。”

    李亨虽是遗憾,可不得不尊重一个实质性原则,若是强行得知,就如仙子所言,得不偿失,还会有生命危险。想此严重后果,李亨终于不再打破沙锅问到底了,便谢过仙子在一边琢磨调兵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