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该是与太子商议调兵之事了。(书=-屋*0小-}说-+网)白衣郎君看着太子专心致志的研读叉子地图,但自己清楚,不会有任何结果的。说到:“太子殿下,今已有叉子地图在手,便有了向导,所以,是不是该启程点兵了?时不我待,安贼或许已经筹划,说不定不日就会起兵。因此,我们的动起手来先发制人。”

    不是白衣郎君提醒,李亨还真忘了此事。便从那张地图中走了出来。说到:“瞧我。好,我们即刻出发滁州点兵。”

    史思明按安禄山的意思点齐了兵士,在校场,齐聚了人山人海的士兵,酷似百万雄兵。

    看着斗志昂扬的兵士,安禄山胸有成竹的说到:“将士们,如今皇帝昏庸,重用小人杨国忠。此人占着他妹贵妃娘娘之光独揽大权,欺上满下,使得朝政几乎荒废。若不及时纠正改正错误路线,除了这个小人,试问,大唐江山还有的稳吗?所以,本将军处于忧郁大唐王朝的安危,决意清君测,除了奸逆小人杨国忠,还朝廷百年大计。”声音高呼“将士们,有没有信心与我杀向长安,活捉杨国忠?”

    将士们哪有是非区分,更没有正确分析之态度,安禄山说啥是啥。因为,他们的双眼发黑已中了魔咒脑袋模糊。

    于是高呼安禄山阴明神武,一心跟随死而后已。

    有了这样的效果,安禄山特别满意,特意的在心里感谢魔族公主,这都是她的杰作。但感谢之语不是现在说的。因为,现在重中之重是要说服将士给自己卖命。说到:“我宣布,今日,起兵讨伐杨国忠这个奸逆小人以还法度以振超纲。”

    将士士气高涨,安禄山仿佛看到了明日的曙光。幻想着龙袍加身,坐在金栾宝殿之上,乐不拢口。眯着小眼睛低头看着群臣,洋洋得意。心中叫着,我主中华谁与争锋?

    魔族公主见到安禄山样子,已猜到他的心思说到:“安将军洪福齐天,此次出兵定是旗开得胜。我预料,不出两月定能战到长安脚下。到时,安将军就等着龙袍加身稳坐一代武皇吧。”说着起手先报“在这,本宫先预祝安将军早日到达长安,活捉李隆基,建立新的一代王朝。吾皇万岁。”给了安禄山一礼。

    魔族公主的夸赞,让安禄山不知东南西北更是得意忘形,高兴的不知自己是谁?说到:“多谢公主。借你吉言,顺顺利利攻克长安。这都离不开公主殿下你的功劳啊。”

    公孙雯谦虚的说到:“安将军若是这样说就太见外了。要说功劳,还是你最大。我嘛,最多只是一个谋士而已。所以,安将军不必如此。”

    “即是这样,那客套话就不说了。”掉头又说:“大军开拔直捣长安。”安禄山下命令后,有先锋官骑着高头大马迈出了出征讨伐杨国忠的第一步。

    自此,战火连连,人仰马翻。由于当地将士无所准备,降的降,跑的跑,安禄山之将士不战而胜长驱而入。

    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打的唐军无处可逃,只有丟盔弃甲保名要紧。

    战火势如破竹,很快蔓延滁州大地。

    李亨点兵后,火速离开了滁州,还未走出滁州境界,迎面走来一外来受伤兵士。前面的人见他身穿军服的模样问是怎么回事?那人一瘸一拐说,安贼狼子野心起兵造反,已经打到离此不到一百里了。

    此消息很快传给了李亨。听闻此消息,李亨大惊。没想到此贼行动急速,比自己意料中快的多,不由分说,真是兵贵神速。又叫人把受伤士兵带来问个清楚明白,了解安贼实际情况。那人把所知的一一告知了李亨。

    安贼号称兵士二十余万,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无人能敌。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力大如牛,战斗力超能,一手能敌我们四人,因此,我们的确无奈,只好以退为守。

    你可说的都是实情?

    千真万确,毋庸置疑。说着话看了整齐的队伍说,你们来头虽不小,但我还是劝你们几句,还是回去吧,去了也白白送死。我绝不是危言耸听。

    你说话可要负责?你知不知道,你面前这位就是当今太子殿下。

    听是太子,那人赶忙下跪行礼。

    士兵受伤,李亨在心里特别难受,忙用右手抓住士兵的胳膊说不必多礼。听他言语,前方战事吃紧,得急行军,否则,延误了时辰就等于将大好河山拱手相让给了别人。说道:“为什么会有战斗力极差这样的结局?你们平日训练的本事都去哪了?”

    那人委屈的说:“我等训练有素,战法阵法样样精通,可以说无人能敌。就是这样的成绩,我们也是从不偷懒。但就是这样的作战经验,对那些家伙来说简直就是以卵击石。他们力大如牛,并且刀枪不入,这样的对比,谁能胜过他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