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者士兵简明扼要的叙述,让大家惊愕不已,没想到,安贼行动如此极快。这才几天,所到之处,势如破竹,通逍而来。

    白衣郎君对他的诉说,听出了一些端倪。力大如牛,以一敌百,不错,这样的战斗力谁人能敌?没想到这个安禄山会把士兵训练的如此剽悍,不得不说佩服。又闻听那些士兵都是黑眼圈神情呆滞,这样的姿态显然不符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莫不是有其他原因?细细思量。

    关于这类问题,珼雅也在思索,几乎在同时,她与白衣郎君所考虑的结果不问而致,唯一解释的,就是魔族公主给他们施了魔法。不约而同的脱口而出。

    “他们中了魔法。”

    有了他两的解释,众人得知了原因。不错,一个正常人,怎会刀枪不入?

    李亨着急:“这如何是好?仙子可有的解?”

    珼雅知道,妖妇魔力强大,凭借自己之力,不会解除魔法的。再是凭借众人之力,显然已是不妥。按当下情况结论,无能为力。说道:“太子殿下,这次妖妇施法用的是三味玲珑魔法,是魔族最高境界法力。所以,我也无所能及。”

    这如何是好?

    众人议论纷纷。

    难不成眼睁睁的看着安贼长驱而来?

    大家意见不一,都是理由充足。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的意见正确,还需商议而定。

    这样的回答,必然不行,要是没法解决,难道,看着安贼挥师长驱直入,将我大唐江山踩于脚下吗?不行,得有的法子才行。李亨心急如焚,可表面表现的异样冷静,或许是在仙子面前的缘故吧。说道:“仙子,一定有的解的,你再想想办法?”

    要是有办法可解,珼雅绝不会轻易说出此话的。若真的要解开此魔法,毫无疑问,就得上天庭告御状。要是如此,一去还不得十天八天的光景。别忘了,天上一天人间可是一年,如此计算,还不得十年八年的。那时,安贼已是打败了唐军做的皇帝了。这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的原因。说道:“太子的要求,珼雅实在是无能为力,若是有一丝被解余地,我也不会说出此话的,还请太子谅解。”

    李亨无奈,要是对于旁人定会大发雷霆,但对仙子很尊敬,因此满脸笑陪说没事,更谈不上谅解之词了。

    白衣郎君分析了事情的始末,有了魔法,他们才会刀枪不入,既是如此,何不也给将士施法,有了仙法于身,相信,那些刀枪不入的魔力就会被瓦解,如此,安贼之师便会被滞留于此的。说道:“我倒是觉得,既然破不了魔法,那就以其人之身还其人之道。”

    大家有些不明白,此话何意?

    但珼雅清楚,无非就是施法与将士。不过此计也是无计可施中的上上策了。说道:“为今,也只能如此了。虽是不理想,但这样做,无疑减轻了将士们的伤亡。这样做,结果虽是不占上风,但会给妖妇迎头一击的。”这样说,无疑贬低了自己的势力,可是,事实如此。珼雅不是谦虚,而是算准了妖妇的魔力有多厉害,决不可轻敌。

    即无可解之法,看来,别无他法,只能以牙还牙。李亨说道:“有劳仙子了。”

    珼雅没说什么,快速的双手展开,形成一个圆形,然后双手合十。随即,一道蓝色光芒像一条蓝色带子飘致整个大军上方。见到莫名的蓝光围绕头顶,将士们各个惊恐,都说这是什么?

    滁州总兵目睹了仙子施法过程激动不已,真想跪拜仙子为师。又一想,仙子怎么可能收自己为徒,瞬间,这种想法在心里萌灭,一时激动的心潮便眨眼间回落了。于是,结束了想入非非的幻想,还是将蓝色气道之事告与大家,免得误会。

    绿凤说道:“这下好了,安贼兵士再是厉害,也不是神话般的传说了。郎君哥哥,看,将士们的精神面貌有了大体的改变呀。”说着话手指指着一士兵。

    看了兵士面貌大有改变,大家万分惊喜,有此士气,何愁安贼不灭?

    李亨得意的说道:“多谢仙子施法。但是有一点令孤不解。”

    “太子请讲?”

    “仙子法力无边,怎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仙子不自信?”李亨疑问。

    对于这个问题,珼雅思考的相当到位,就是把自己的实力多算几成,以自己估算,还差妖妇一大截。毕竟,妖妇利用日月精华的灵气故魔力日益剧增,千万不可轻敌呀,否则,会害死千千万万的将士。说道:“不是我低估自己,而是对方实力的确强大。若是轻敌,后果不堪设想。”

    轻敌,的确会造成全军覆没的局面,这个道理人人皆知,便都不再细说了。

    他们所处位置,是正常的大路,路两边有稀少的树木存活,有的粗如磐石,有的细如绳索。滁州的天气还算温和,虽是秋期,算不上冷寒也算不上炎炎烈日,所以,空气刚好适应每一位。行军不口干舌糙,走路不气喘吁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