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己老人上前几步走到李亨面前催促说道:“将士有了仙子法力的护佑,定是无坚不摧。而前方将士正在流血牺牲,我们应该即刻赶过去,不然,将士们伤亡会更大。”

    前方将士的遭遇,李亨心疼也是心急如焚,但兵士行路得一步步前进,急有何用?说到:“孤也想瞬间而至安贼面前,可兵士行路得步步往前,所以,着急是没用的。无己老人,稍安勿躁才是。”

    无己老人怎不着急?附有魔法的兵士如此厉害,将士遇碰定是以卵击石,战斗力根本发挥不出来,不是白白送死?每每想到这一点便心如刀绞,故上前催促李亨。但太子殿下的回答令自己惊讶。难道,是自己着急了?

    要说速进,此问题得问仙子看他有没有招?解决此问题唯有仙子。白衣郎君提议说到:“仙子法力无边,何不请仙子施法?”

    一语定金,恍然大悟。

    众人纷纷明白了过来,兴致高涨。

    对呀,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呀。李亨见礼珼雅说到:“将士若速行,仙子定是有法,还请仙子施法速去前方,解救苦难中的将士们吧。”

    此问题,珼雅当然力所能及,说到:“太子殿下不必多礼,此事就交与我来办。”话落,嘴里咕嘟不停,瞬间,蓝色气雾四起,像一个气球冉冉升起长大,似无边无际,直到包围了整个大军人马才停止了膨胀。随着仙子一声走,众人脚离地,然后耳边呼呼的传来风声,身体轻轻地不知不觉的飘行。眨眼间,有远而近的厮杀声,刀剑声,震破了天空传过来。

    仙子嘴里不再念叨,而是手指一指说开,蓝雾消尽,落定地面。定睛一瞧,面前呈现出安军正在厮杀唐军,唐军无力还击,任由宰割。场面惨烈,唐军几乎全军覆没。

    李亨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大叫给我杀。

    于是,一场万人大战就此拉开。

    有了仙子的仙法,赋予魔力的安军顿时被冲散,点点滴滴的血水顺然从安军身体上像涌泉冒出。

    如此场景,安禄山不安起来。心问,这如何是好?

    见到蓝色气雾,公孙雯已知是珼雅施法带来了重兵,不过自己有胜算无需怕她。

    对突如其来的空降兵,安禄山吓了一跳,呀,这是哪门子的邪术?尽有如此功能。这还了得,要是常出现这种情况,岂不必败无疑?急问:“公主,这是何缘故,唐军为何从空而降?”

    公孙雯阴笑说到:“将军不必忧郁,只是些叼虫把戏而已。就算唐军万千也不能敌我军顺利前进。”说着话,双手上下位置,十指伸直,相互对齐来回绕圈数遍,一道黑气速然产生,公孙雯一声叫走后,黑雾急致弥漫整个战场,瞬间,安军将士杀气腾腾锐不可挡,杀的唐军苦不堪言。

    如此阵势,李亨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定必败无疑,如不及时有法改变战局毅然全军覆没一点不夸张。说到:“仙子,这是何故?安军为何突然间像疯了似的?战斗力更加疯狂了?”

    珼雅当然知晓其中的缘由,定是妖妇做法再一次赋予了他们魔力,如此以来,自己得加把劲,顶住这股魔力才行,不然,唐军兵士毫无疑问的白白丢了性命。可是,自己的法力有限,根本阻挡不住这强大的魔力。毕竟,它是天地日月星辰所积累的无限大荒之精华。

    如何做,才能战胜与她?

    珼雅思索着。

    目前,只有自己会法术,与之抗衡,仅凭自己之力远远不够,再是借众人之力也无济于事。

    不由再一次的问自己,该如何是好?

    白衣郎君绿凤两人持有乌金剑,剑气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打的安军横七竖八,狼籍一片。死的死,叫的叫,哀嚎之声,惨叫之声接连不断。本应该保命逃之夭夭,但令人匪夷所思,他们并没有逃命,而是拖拉着失去身体的某一部位,不管血流干枯命毙的风险,依然僵持着战斗。看来,血不流干不死休。

    这样的战士真可谓天兵天降模样,一点不假。如此神奇之力可想而知,得想法破了它,不然,后果很糟。

    白衣郎君看了仙子,仙子也在举头,眺望眼前的一幕发懵,想来,与自己的意思相近,都想破了这魔法。说到:“仙子,再不破魔法,我军将士再是铜头铁臂,也无法对付。敢问仙子,你有没有想到可解办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