珼雅思来想去根本无法解魔法,唯有的办法就是直接攻击魔族公主。她败,魔法将消除,既是不败,也能将她的魔力消耗,战局便扭转。说到:“破的魔法,以我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完成。但有一个直接有效的法子不知能否可行?但这样做,存在着相当高的风险,弄不好,真会全军覆没。”珼雅担心的说着。

    既然是唯一的办法,就的好好商议一番,没准儿还真行。李亨说到:“仙子快说。”

    “唯有与妖妇一决高低,方能改变现况。否则,别无他发。”珼雅显得无奈。

    与一个魔鬼拼斗,岂不是以卵击石?李亨想到,妖魔鬼怪都是上天入地来无踪去无影的主,我们都是凡人,看不见他们行踪,岂能与之抗衡?那不白白丢性命才怪,觉得此法不能胜行。说到:“人魔实力悬殊,我们实力再是厉害,定不是魔鬼的对手,所以,还请仙子收回此说另想高招。”

    珼雅想了一时,别无它招可依。如今,只有此法可行。说到:“太子多虑了。为今之际只有一拼,若是放弃真无力回天了。即是人妖实力不能相提并论,但别忘了,两把乌金剑赋予天生的神力。”

    这么一说,李亨彻底清醒了,恍然大悟。原来在身旁还有神兵利器存在。觉得萌萌之中天注定似的,有了利器还有啥可怕的?说到:“仙子提醒的是,孤怎么就没想到。即是有神兵利器还等什么,我们一起行动。”

    “太子殿下不可。”珼雅拦阻“你身金贵,为一代君王怎可冒险?不妥。有我和白衣郎君绿凤姑娘就好。”

    “就你们三,实力是不是单薄?”李亨担忧。

    不错,只有三人联手,实力的确单薄,但没有其它办法让实力雄厚起来。目前,只有乌金剑能用,若没有乌金剑,试问,还有什么实力可用?所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珼雅说到:“目前,我们的实力只能是这样了。”

    白衣郎君说到:“太子殿下,你不必担忧,你应该相信我们。”

    绿凤信心满满的说到:“是呀,我们定会不辱使命完成任务的。太子殿下,你就放宽心吧。”

    李亨再无多言,预祝他们出战大捷。

    无己老人一伙虽是人少,但战斗力极强,以一敌百一点不夸张。但安军将士赋予魔法,断胳膊少腿依然再战,若是不把他们致死或是让他们昏晕定会纠缠不清,于是大伙尽可能的将他们制服而不出死手。顿时,一片空间哗然速开。虽是哀嚎声连天,但面前的空间让自己看到了曙光,

    在空中看到公孙雯在施法,定是赋予安军将士魔力,心里感到不是滋味,心骂,真是黑心肠,一点不顾他们的生命安危。于是气怒的一掌打了过去。叫到,妖妇,别在那害人了。

    珼雅一招袭来,公孙雯急忙收手,若不,定是大受伤害。在防御躲避的瞬间发出了一掌,霎间,一道黑雾似蛟龙出海咆哮而至。珼雅好不示弱,挥手后,一道蓝雾又一次驶出,气道虽没有黑色气道粗大但霸气十足。两者气道接触,如流水相互冲撞,点点滴滴消磨,尽显自己实力。

    珼雅的法力虽是厉害,但终究不是天地日月星辰的大荒精髓精力的对手,由此,蓝色气道渐渐被黑色气道所消磨所打压,此而,蓝色气道变得越来越弱。原本两者气道平分天下,二一五坐天,这下好了,被黑色气道打压的只剩一分天下了,蓝色气道越来越短,已经接近于珼雅的手了,若没有助手,珼雅算是彻底失败了。

    在出战之际,珼雅交代,让白衣郎君绿凤不要与自己一起出现,目的是给妖妇一个突然袭击。

    看珼雅已是坚持不住,白衣郎君觉得时机已到便于绿凤联手出手了。但她们所处位置较高,足有二十多丈,怎能上的去?危急关头,上不去也得上的去。有了坚定的信心,施展自己的轻功挥动乌金剑迎击公孙雯。

    在见到公孙雯的那一刻,看着她的模样改变,白衣郎君心如刀绞。真想上去说几句关心的话语,但无能为力。而今,已是敌对实力,只能论输赢。不过,自己绝对不会伤害到公孙雯的任何一处。

    两人施展轻功,离奇的身轻如燕轻而易举的到了珼雅身旁,双剑合并,施展乌金剑应有的威力。

    剑气如宏,锐不可挡。似惊天火蛟般烈焰滚滚咆哮而至公孙雯。

    见到如此厉害的剑气,公孙雯觉得小瞧了此剑的威力。不错,自己给予了此剑很高的评价,而今,它们的威力远远不至于此,甚至强上自己评价的百倍千倍,难怪,独孤剑一伙人会以失败告终。但就是这样,自己兴致高涨,依然有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