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之力和围魔族公主得胜,已是过去的事了,而今,无法再联手,联手亦无济于事。但不能就此任人宰割,既然横竖都是一死,何不做的风风光光有模有样的拼上一拼,死了也是英雄。

    有此想法,大家依然众志成城,再一次的联手抗敌。

    公孙雯的魔力像宇宙掉落的小行星,黑色气雾冒着火花砸向他们。

    如此阵势的魔力,要是别人定会吓瘫,但对无所畏惧的英雄们好不胆怯。瞬间摆成迎接架势,尽自身最大力的功力齐聚一处,顿时,凝聚成五颜六色的气道迎击公孙雯的魔力。

    就这样迎击,众人分明吃亏,因为,魔力从上往下。

    而公孙雯地处高空,占尽了优势。原本就很厉害的魔力,再加地势优越,占据高空,不把众人砸入地才怪。

    乌金剑剑气依然发挥正常,与大家的内力混合后,奇异问题出现了,尽把大家所发出的内力颜色分了出来。

    红黄蓝绿紫等等一一呈现。

    以往

    不见的内功颜色,今日得见,甚是好奇。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线。

    功力越大,命线略粗。

    白衣郎君在瞬间观察到了这一点。

    但现在不是研究此事的时候,而是要解决目前的危机。

    果然,大家凝聚的力道与魔力接触后,如天掉大锤砸的大家胳膊抖颤麻木,全身几乎失去平衡。但这种情况就在瞬间很快便过去了。也就是那一下,能坚持住,就算有胜的希望。刚才虽是胳膊有异样,但双腿牢牢的支持着,用尽全力抵抗公孙雯。

    其不然,他们的双腿已经深深地陷到土里面去了,只露腰以上部位。

    幸好,脚下是一堆软地,不然,定是身腿两折而身手异处。

    就是这样的处境,大家没有认怂,而是顽强抵制,但事与愿违,无法抵制,魔力很轻松的压了过来。

    有了大家对抗公孙雯,赋予安军魔力的力量即刻减弱,李亨喜出望外仿佛看到胜利的喜悦。就在高兴之余,大家正面临着生命危险。

    战斗经过,李亨看的清楚,魔力就要将大家吞噬。可单凭自己之力也是于事无补,但不管怎么说,有自己一份力量,他们被吞噬的几率就低一成,于是挥着他那佩剑高举叫着,魔头,我来了,休要猖狂。喊着,扔了手中剑直刺公孙雯。

    对于李亨来刺,公孙雯鸟都不鸟,因为,李亨在自己眼里就如一只蚂蚁微乎其微不足理会。对于他扔来的剑更是不当回事,口中一口气吹出,剑停留在空中纹丝不动,霎间,化为了粉末随风而逝。

    如此厉害的魔力,真是大开眼界,李亨为之一征,不知所措。只有看着公孙雯继续祸害大家而无计可施。

    见到太子殿下亲临御敌,怎能不助一力?

    好几个副将偏将各个不约而同的大肆挥杀而来。顿时,喊声震天,几百人咆哮而至。

    李亨叫到弓箭手给我杀。

    但此刻,弓箭手甚远,无法听的调令,就算听得见,不知所剩几人甚至无人。

    一偏将心中很清楚这点说,太子殿下,弓箭手已无能用之人,此处危险不易就留,还请太子殿下速速离开。

    在此刻,根本顾不了个人安危,危机关头,怎能所弃他们而走。要是如此,他们被收拾,就等于此次战役以失败告终。李亨非常清楚这一点,语气严厉说到:“没有给我补,难道,你们不会拉弓射箭?”

    那些人纷纷掉头,在百步处捡起了扔了的弓箭就地拉弓射箭,目标一致,百箭齐发。

    面对剑雨袭来,公孙雯又是不足为奇,还是口吐黑气冥灭一切。原本她呼出的气道尽可能的将这些剑雨统统粉化,但就剩那么三支箭没被化掉,很顽强的往前冲。这是怎么回事?公孙雯百思不得其解。

    此箭威力无比,迎头并进,公孙雯口中黑雾再是恐怖无敌也不能将此拦阻。

    难道是魔法不足还是另有隐情?公孙雯扯不定意见。

    犹豫起来。

    是不是耗费力量过大?导致腹内余气不足,才使飞来箭雨没办法萌灭。稍停,应该不会是此原因。

    那么,是什么原因?

    公孙雯疑惑不解。

    思来想去,看来是箭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