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箭雨,百支已被粉碎,唯独有三支在逆境中奋力前进。

    公孙雯搞不清楚原因。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定论是箭本身有问题,不然,不会离奇的反弹自己的魔力。

    那么,是什么问题?

    有此抗争之力,必是附有法术。此箭附有法术,毫无疑问定是仙法,那么是何人作法?

    要说仙法,无疑只有珼雅,但珼雅此时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根本无暇顾及到此箭,因此决断,珼雅不会施法于此。

    奇怪,是什么原因?

    公孙雯此次判断失算了,此箭的确是珼雅赋予了仙法,但不是法术而是自己整个灵魂附体了几只箭,目的是最后一搏,甚至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了。

    见到如此巨大的魔力,又是从高而下,后果定是玉石俱焚。但这样的结果万万不能出现,否则,妖妇计谋成亦。

    如何才能破了这魔法,珼雅左右为难一时无计可施。就在惆怅之时,忽闻太子殿下要将士把弓射杀妖妇,便一计生成。于是毫不犹豫的决定,留于真身在此做幌子,灵魂出窍附体箭身,如此,便可化解危机。

    原本附体一支箭,如此,力度较大,但这样危险的风险就很大,断则全完。附体三支,意义便不同,一支断剩其支,力量依存。

    想过,自己离开,魔力增加,无疑对大家产生严重的后果,甚至生命断送就在瞬间。不过自己不离开,结果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时间的关系。或许自己的离开,虽是,一时众人难撑,但不至于就地受陷。而自己来一招围魏救赵,或许效果更佳。

    有此想便毫无迟疑的行动。灵魂离开真身,附体与三支箭。

    原本受伤了的法术,力道便是有弱,但此招能让妖妇顾及不得,便有此,会减轻攻击众人之力,由此,大家会喘口气,或许就此一招就能让战局整个不利因素改变。

    面对三支攻击力度不小的箭,公孙雯不得不收回两成魔力应付。忽然,口中黑雾明显增粗加大顶住了箭。

    箭身即刻停止向前。

    珼雅顿感危险将至,可又无法脱身,无奈,只有继续,哪怕魂飞魄散在所不惜。

    有了魔力减少,白衣郎君一伙人明感攻击自己魔力力度减弱,毫无疑问,此刻便是反攻之时。

    那么,魔力瞬间减弱,得有原因?为何会有此举出现?

    借势而论,这样大好的机会谁会轻易放过?但就是这样大好机会,公孙雯便放弃了,大家在心里对公孙雯此举不得其解。

    但高兴之余。

    而此刻之机绝不会凭空而出,定是有原因。

    看百箭齐发,给魔族公主不小的阻挠。有几只箭,没被魔力粉化而是死磕到底。黑雾侵吞已到边缘,若是没有外力相助其箭,定是被吞噬。但其箭是何人操控,竟有如此法力与之魔力抗衡?想到这一点,不由联想到珼雅。不由的看了珼雅一眼,见她神情呆滞没丝毫反应,原来如此。

    了解了现状,是珼雅冒着生命危险解了大家之危,也由此,珼雅陷入了危机得施援手,不然,她定会被侵吞。实施援手,也得腾出手,不然,是句空话。再一想,不用腾手,直接攻击,围魏救赵便可。

    此刻,才明白了珼雅真正目的,才知珼雅就是围魏救赵这招。

    白衣郎君说道:“此时之机来之不易,各位大师,给我们的时间不多,要想镇住魔族公主,成败在此一举。大师们,开始攻击。”

    众人在逆境中反搏,功力自然是竭尽全力。

    有了魔力的两成收走,众人之力显得不是那么弱不禁风,而是像倒地的巨人慢慢直起坚挺有力,由此,黑雾被顶住了,接着,不可思议的前进着。

    由此动向,完全归功于珼雅。这点,大家心里都很清楚。

    也由此动向,珼雅之危得到了缓解,那道黑雾也开始有了退缩的症状,因此,珼雅附身的三支箭不会被吞噬,而是得到了根本上的改变,慢慢的前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