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原本脾气暴涨甚至大发雷霆,但为了自己的事业而让自己有出头之日便将此事压了下来,待有朝一日再跟他算此帐。

    安禄山圆了话题,东拉西扯总算将此事摆平了。不过魔族公主不会是傻子,而是聪明绝顶。如此说,糊弄常人定是精精有余之理,对她定是行不通。但不知为何,她没难缠的追究,说明,她也不想将此事扩大化,以免事情发孝。

    想到此处便不再想此事,不由得转移思绪看了战局,双双不知何原因,已是不再厮杀,而是相互对峙怒视。安禄山即刻转移话题说到:“公主,战局已明,我众敌寡。若是公主再施法与将士,相信,攻的长安城指日可待呀!”

    公孙雯眼观战事,正如安禄山所言,敌寡我众正是一举消灭他们的大好时机。但不知,赋予他们的魔力去哪了?他们为何都住手了?此问题,一时半会找不到答案。难道,是刚才那一颗炮弹的缘故?不会,怎么可能。

    就在自己无头绪思绪时,安军将士像是刚刚醒悟又张牙舞爪起来,他们那种疯劲完全符合自己给予他们的魔力之相,甚至比以前更疯狂。由此,不再怀疑魔力被一颗炮弹炸的无影无踪。

    即是这样,自己就来加把劲,不然,他们的动作太慢了。

    有了再一次的施法,安军将士如僵尸般疯牛症状冲向唐军。各个如狼似虎咆哮大战。

    即使如此,唐军丝毫不示弱,齐头并进大战僵尸。

    两军对擂,浴血奋战,在这样的形式下,丝毫不顾及自己还有生命存在。

    有了安军将士魔力附身,战斗力极高,以一敌百,打的唐军连连败退,很快,几千人马变得所剩无几。

    见此局势,若不及时离开,定会全军覆没。看了战局,真想单枪匹马过去杀了安禄山,这就是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但他身边有魔族公主护着此举岂能成功万万不能。白衣郎君说到:“太子殿下,不能再战了,继续下去,完全会全军覆没的。”

    李亨看了战局,的确,自己的实力已被被灭一半,若是继续定不会有好结果。全军覆没,毋庸置疑。

    若是仙子不受伤,定会挡去这些魔兵为自己分忧解难。可如今,仙子大伤,动弹不得,虽是将士附有法力,可魔力增强,又仙子大伤,法力自然削弱,故将士无力对抗魔兵,顿时,各个血肉模糊缺胳膊少腿直至血水流干而亡。

    这样的场面若是再不撤退,就连半数以下的实力都难以保存。可是后退造成的不良影响真是很坏,事到如今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于是命到,擂鼓撤退。

    虽是下令,李亨还是有些不甘心。

    唐军撤退,安禄山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自是在嘴里连连叫好。

    如此阵势,理因是歼灭他们的好时机。

    公孙雯觉得机会已到,决不可放过此机遇。这样的战局,作为一个带兵打战的老手来说,应该能顿察先机。但见他满脸得意劲,就是没有看出来速进军之举。如此意志何时能攻克长安?着急说到:“现在的局面理应趁胜追击,决不可给李亨喘气的机会。安将军,不知你意如何?”

    此说是兵法曰,安禄山岂能不懂,说到:“那是,只是将士已是累了,怕坚持不住,活活累死。我的意思是让他们好好吃一顿饱饭,休息一下,明日再战。再着,穷寇莫追,公主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按自己的意愿,那些将士赋予法力不必如此麻烦,但他们都是肉体凡胎经不起油盐不进的折腾。也罢,让他们歇息一下,也好备用明日之战。

    “好,我同意。”

    大军已退几十里,没见安军追来,看来,是休整了。

    白衣郎君绿凤将珼雅扶到一个可以安坐之地,让仙子做好。转身对李亨说到:“太子殿下,安军一时半会是不会来的,先歇息一下。”

    看着情形,是休息了。也会,喘口气。李亨命大军暂休后说到:“仙子伤势如何?”

    还不等白衣郎君回话,珼雅气力有弱说到:“太子殿下不必担忧,休息一时便可。”

    李亨点点头恩了一声表示放心,命人找来木棍做了简易的轿子说到:“仙子身体欠佳,在这好好修养生息。”

    珼雅伤势如何,自己是最清楚的,只有自己,看到了珼雅是被魔力穿透了胸部。若是凡人早已命丧。伤势严不严重,得说出来,不然,大家还真信伤之不重。

    说到:“太子殿下,仙子之伤,非一日歇息而愈,得几月时间才可。”

    这么一说,大家紧张了起来,都看向了珼雅。

    珼雅忙解释说不碍事。但她说话的气量分明出卖了她,低沉无力。

    李亨知道,仙子受伤,意味着附有魔力的安贼将士将无可抵挡,按现在的速度计算,不出两月定是到了潼关。说到:“仙子,你不能遮掩自己的伤势,如果你有事,是我军多大的损失呀,我军威力也就不能正常发挥了。所以,仙子你不要有所顾及,养好伤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