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功告成,任务完结,白衣郎君此刻终于吐了一口气,算是一身轻松了。

    想到绿凤的安危便赶了过去。

    说好的,事情办成就在原地方相见,不见不散。跑了过去,绿凤已在,心中那份担心顿时消失的不见踪影。

    两人对这次任务完成的程度很满意,高兴的对对手掌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突降大雨把大火熄灭了。这是何故?明明见是雨水扑火,而自己头顶却是不见雨影。两人还在纳闷,突然一声说到,好大的胆子,真是无孔不入呀。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即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声到人到,公孙雯已在白衣郎君绿凤面前了。

    “这都是拜你所赐,逼的我们不得不如此。”绿凤顿时来气牙尖嘴利的说。

    “天下纷争,谁主王土,自古能者据之,怎么能说是本宫逼得?小姑娘,不要以这种极端的态度跟我说话,不然,你会后悔的。毕竟,本宫是魔族公主。”公孙雯道理一大堆,还把自己抬的无比尊贵。

    不错,的确尊贵,但此时,她无恶不作,甚至胡作非为,即是身份尊贵也是恶魔一个,不必客气。绿凤冷笑一声:“你若是人,我还尊你几分,就一僵尸何来魔族公主称呼?说出此话真是恬不知耻。”

    公孙雯真想一掌打碎绿凤的嘴,让她永远不能开口,但这个家伙说话口无遮拦倒显得几分像自己。是呀,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因此有了一点喜欢的态度。不过,再是自己有心让他们追顺自己,这两家伙也是不可能与自己为伍的。想此历声说到:“既然找死那还废话什么。”说着一掌打来。

    白衣郎君一句话没说,而是注意着公孙雯的一举一动。看着她的模样,不由得想起以往与公孙雯一起快乐的日子。虽是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她的笑容,她说话的样子,她的举止,她的每一个微乎其微的动作都让白衣郎君深刻,与现在眼前一模一样,只是变的,只有态度。见到公孙雯出手便清醒的结束了思绪。

    在夜间,魔力黑雾显得较暗,但在不怎么明亮的月光下还是能分辨出公孙雯一掌袭来的魔力黑雾的存在。由此,白衣郎君绿凤思路一致即刻挥剑对付。

    双剑合并,威力依然强大。龙腾虎跃的走势,霸气十足的劲道,让公孙雯不由一惊。

    又见到乌金剑的颜色有变,白绿色。由此说明定是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但自己猜不出,不过,会有奇事得小心。

    有了乌金剑剑气颜色的变化,眼前瞬间变得明州一样清晰。

    双方力道接触,如两股水源头相碰溅出水珠四处冒开,水珠如天女散花般点点滴滴。

    这是两方实力比势的开始。

    魔力强大,本就无可抵挡。很快,剑气被削弱,接着,就会被魔力吞噬。

    白衣郎君知道,自己和绿凤是无法拦阻魔力的,不如让绿凤速速离开,能活一个算一个,这样,就不会全军覆没了。急促的说到:“绿凤,我顶住,你立刻离开。”

    绿凤哪肯,怎么说都不离开,要死一起死。

    眼看黑雾吞体已到手指跟前不足一寸,忽,一道白光从剑身横冲杀出直奔公孙雯头颅天门穴而去。

    白光似形剑,杀气腾腾,这让公孙雯冷不丁防不胜防甚至措手不及,若被击中,定是脑袋开花,无奈,收了魔力躲避开瞬间不见了踪影。

    公孙雯有声音说,你们不要得意,今天算你们走运。不过,本宫不会轻易让你们离开的。

    话落,人已在绿凤身后忽显,接着一掌打出,袭击目标是后心。

    在公孙雯落地绿凤身后,乌金剑已有明感。一掌偷袭,想要绿凤当场致死,可是事与愿违,两把乌金剑同时射出了白色气道挡住了袭来一掌,这使公孙雯再一次的大惊失色。衡量它的威力后,内劲强大,一点不输他俩的掌控,天呀,此剑非凡物。不过,自己还是有把握胜了它,于是加大了魔力。

    有了乌金剑的反应,白衣郎君绿凤岂能没感觉,感觉到公孙雯就在自己身后。

    左右寻找就是不见其影,原来她搞突然袭击。

    瞬间转身挥剑力劈。本乌金剑威力无比,再加他俩内力定是无坚不摧,这一点,公孙雯知道,故又是防不胜防。心想,看来,今日了结他俩是不可能了,罢了,算他们命不该绝。于是收了魔力不见了影子。

    为何有这么强大的力道,公孙雯难以理解。

    举手掐指一算,原来如此。

    心中说,今日是什么日子?

    说到:“今日算你们幸运,有流气星护着。”

    公孙雯这么一说,看来,她的确走了,由此松了一口气。

    绿凤说到:“郎君哥哥,我们已完成了任务,算是大功告成,现在可以安心的回去了。”

    白衣郎君想起刚才的那场面,不由感觉到,粮草并无被完全烧毁,甚至还有一半没被烧毁。说到:“我们并没有完成任务,你看,粮草还有那么多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