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儿子的回禀,安禄山大惊失色,好在魔族公主及时制止了,不然,真不知大军何时才能开拔。即刻谢过魔族公主说到:“公主就是厉害,顿察先机,无所不知呀,令我佩服。由此更是展露出,公主在军队的重要性了。对了,昨日之事,是我考虑不周,鲁莽了。公主你大人有大量,还请公主殿下多多海涵才是。说白了,我们就是一凡夫俗子,想事总是欠缺,这点,公主你应该有所体谅吧?”

    安禄山再度将昨日之事提起,说明他已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重要性了。即如此,就暂且原谅他吧。说到:“此事我已忘却,就不必再提了。至于保护粮草之事,是我份内之事,所以,安将军不必多礼。”

    魔族公主之言,似乎有意原谅了自己特高兴。说到:“这样就好。今日,我把话撂这,如若以后再是有这样的举动,就请公主立刻拧下我的头颅当球踢,绝无怨言。”安禄山以发誓的口气说。

    “安将军言重了,和睦相处才是最重要的。对了,大军何时开拔?”公孙雯转移了话题。

    “等吃过饭即刻出发。”安禄山胸有成竹的说:“有了公主的帮忙,相信,我军士气大涨,势如破竹呀,定是所向披靡无坚不摧,不日,便可攻陷长安。那时,我们的好日子就来临了,也不负我们的一片苦心呀。公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要说攻克长安自然是好事,这就完成了自己最初的梦想。接下来,该如何做还的细细斟酌,毕竟,刚得天下根基未稳,还得需要这个胖子把持一切稳定军心,待时机成熟,那个时候就是自己说了算。想此说到:“当然是好事,在这,我先预祝将军早蹬大宝垂临天下。”

    安禄山乐的合不住口仰天大笑说到:“借公主吉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脚步轻盈,走如飞,跑如箭,很快赶上了大部队。

    一路行一路想,对乌金剑奇异法力甚是好奇,没想到,此剑还有这样的本领,奇亦。至于是什么缘故,无法判断,只好把此问题留在了脑海里。

    可心里,白衣郎君无法将它放下。

    他们的到来,大伙喜出望外,再看他们的气色不错,定是完成了任务。

    李亨迎面说到:“两位安然归来真是太好了,一路奔波定是疲劳,来,快歇息一下。”说着叫人搬来了两个树栋。待白衣郎君绿凤坐定迫不及待的说:“见两位气色双赢,定是把事办的稳妥了?”

    白衣郎君有些尴尬,毕竟,没有彻底的将粮草烧毁,算是功亏一篑。只好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的众人大骂魔族公主。

    绿凤说到:“要不是乌金剑神奇的招式,我们就回不来了。”

    众人先是一惊又觉无上荣耀,拥有此剑乃万幸。但对乌金剑神奇的变幻无法理解。

    这个问题无人能答,因为它已经属于神话世界了。

    除了珼雅解答,别人几乎无权,所以都看向了珼雅。但珼雅伤势过重,根本无暇顾及此事,这样,关于乌金剑特异功能之谜只好搁置。

    无己老人支开话题说道:“回来就好。不管怎么说,已经尽力而为了,结果如何,自然就不重要了,关键,人安然无恙就好。”

    王秀红思索一阵子,感觉到安军不时就可以赶过来,看来,此地危亦不可久留。说道:“既如此,我们的极快离开,不然,定会让安贼追的无法喘气。”

    华玲玉支持王秀红的说法,随和态度说道:“魔族公主狡猾成性,安贼更是精明,他们定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他两这样说,不是胆怯安军,而是为了大局着想。

    公孙雯早已掐算得知李亨的大致方位,但由于珼雅施法阻挡了外来法力,这样,李亨具体的方位就不得而知了。但公孙雯不死心,身处半空,一直在空中扫描,希望能抓获太子,以此要挟大唐皇帝让位交权,从而达到不战而胜的效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