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白花花的大米和雪一样的面粉,安禄山笑口常开乐不拢口。(书^屋*小}说+网)

    再一次的,仿佛又见自己坐在金銮大殿皇帝位椅之上,视野群臣,各个俯首称臣。

    笑声止,猛然醒悟,原来是在白日做梦。

    公孙雯了解他的想法,但未说明,说到:“将军,快下令急行军。不然,李亨就能逃过此劫了。”

    李亨?

    安禄山听到太子李亨不由一惊,质疑问“他来了?”

    原来,他没有看到李亨,怪不得态度漫不经心。说到:“是的。在我与他们打拼时听到的,绝对不错。”

    即是李亨来此,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如若抓获李亨,岂不已经得到胜利的喜悦了。安禄山得意洋洋,心中美滋滋的。“既然是李亨在此,就别想离开。”

    “是呀,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千万不能错过。”

    急行军百里,战士都已精疲力尽,李亨命大家休整。

    一路撤退,一路奔波,军心涣散,士气低落,哪有战斗的意志。

    看着眼前的将士,李亨心里不是个滋味。

    就这样不战而是一味地撤退,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得需要一场大胜战来鼓舞鼓舞低落的士气。可自己手下兵力有限,怎能做到这一点?

    左右展望,将士神情呆歇,各个像霜打的茄子蔫里吧唧的,眼神如炭灰暗淡无光。

    这种面部表情,让李亨失望至极。心中,那份斗志即刻淡然无存。

    大家都注视着李亨的表情,都能猜出他心所思。

    无己老人说到:“太子殿下不必过分忧愁,总会有办法的。”虽是这样说,自己心里也没底。毕竟,安军将士附有法力,我方将士,再是军势强大,莫过于凡胎肉体,怎能对付?

    李亨无奈,惆怅说到:“仙子法力消失,安军将士魔力附身,有如魔兵魔将。试问,谁人能敌?办法?有何办法才是办法啊?我看难。”

    王秀红说到:“要说实力,我军必是强大,他们再是附有魔力又如何?虽然他们以一敌百,毕竟,人数方面,我们还是占优势的。因此,我觉得,召集大军,以数倍的人马对抗,相信,人多力量大,必能战胜,大败安贼势气。”

    李亨听后此建议,立刻心情舒畅起来,对呀,我怎么就没注意到这一点,说着话,又觉困难重重,上哪召集那么多兵士。忧愁起来。

    白衣郎君久久没开口,也在思索如何对抗附有魔力的安军。不错,他们各个张牙舞爪如狼似虎,更是力大无穷,以一敌百,豪不夸张。最为致命的一点就是,刀枪不入,这样,再是厉害的兵士也拿他们无能为力,没辙。要是能解决得了这个问题,相信,一切不利因素都会迎刃而解。那么,有什么办法才是解决问题之道?

    想了好久,硬是没有先声发言,目的只有一个,有了好办法才能开口。

    终于,一计上心头。

    “安贼将士如魔兵魔将,要是硬拼必是以卵击石白白牺牲。为今之际,力拼,全军覆没。智取,或许有希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