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亨听完他们的分析报告觉得非常满意。这样的地形这样的设想真是天衣无缝,于是同意了他们的部署,并开始了作战规划。

    李亨派了千号人,很快,不到一个时辰便将所需东西准备就绪,接下来,是等待还是请君入翁?

    想想,还是等待。但探听消息不能忽视,因为,事关战局胜败。

    兵士埋伏完毕,一个挨一个。特制新装一号色,都是土黄色。如不仔细观察,根本无从得知此处有伏兵,更不要说从崖低仰天望了。

    如此阵势,李亨非常满意,点点头恩了一声说到:“此阵势天衣无缝,料他安贼无可防备。各位大师,此次任务艰巨,就劳烦大家了。孤在此谢过各位大师。”说着深深地施了一礼。

    大家还了礼便让李亨速速离开以防不测,接着继续议论,怎么样部署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无己老人说到:“此崖深度刚刚好,滚石磊木所去位置甚准,由此,敌人再是魔力附身也插翅难飞,大家看,我说准确性可高?”

    根据地形,步步结论,得到的看法大致相同。这样的分析,也是众所周知的结果,由此,异口同声的说无己老人分析很精确。

    但这结论只是结果,因此,如何部署就没沾边

    王秀红说到:“结果虽然完美,但没有周密的部署,试问?怎么样能有这样的效果?所以,不要忙于看结果,应该有一个详细的计划才是重中之重。”

    华玲玉接言说到:“是的,计划才是结果的关节,如计划很烂,结果自然很差。因此,得有一个靠谱又能直接的法子最为重要。”

    说来说去,不外乎怎么样做部署计划,但这是事实不可马虎,否则,前功尽弃。

    白衣郎君想此说到:“对于部署,我早有打算。两座山头起伏不大,埋伏兵士各能安排五百,滚石磊木要在顺境塌下,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甚至完美无缺。再加百箭齐发,足能消灭掉安军万余。如此,我们便可以在此山的出口,再埋伏人马,趁他们惊慌失措的心理,杀他个一个不留。”

    此话一出,绿凤马上拍手叫好。

    这样的计划可不在此次计划之列,突然提出让人一惊又一喜。如此安排让人欣悦城服,因为合情合理,不高兴都不行。

    方丈大师阿弥陀佛后说到:“白施主机智聪明,脑袋灵活应用,件件事情办的井然有序条条框框清晰,让我们这些人心服口服呀。”

    白衣郎君谦虚的说方丈大师过奖了。

    清苦大师说到:“白公子就不要谦虚了,我师兄说出这句话,可不是随口的,而是句句真金,就连我也是第一次听到。白公子,可不要不领情吆。”

    自己知道,承担这样的夸赞,是多么大的荣耀,甚至无上光荣。这么大的荣耀觉得承受不起,因为这都是自己应该做的。因此有意推辞说到:“大师言重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所说的,也是大家所想的,因此,没什么值得大师如此夸耀。我不是谦虚,也不是不领情,而是真不能承认这么大荣耀,所以,还请大师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