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军将士行军神速,再加魔力附体更是如虎添翼,腿脚麻利如草上飞。

    到了崎岖狭窄的山路,他们只好有原来的十路变成了五路行军。

    此处地形复杂,易设伏。由此联想到唐军是不是在此有埋伏?

    见此地形,公孙雯不由得想到了这一点。说明了情况,建议安禄山停止前进,待自己考察一番再说。于是施展法术来到山顶查看。

    山顶一切如旧,花草贸然,没有什么异样,公孙雯安心的离去了。但在心里感觉,隐隐约约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就是说不出缘由。

    安禄山急问有什么情况?

    公孙雯说一切正常。

    听后此消息,安禄山原本惆怅表情速然变得眉开眼笑说到:“我就说嘛,公主殿下太过担忧了。”

    公孙雯听这话意思像是贬义,有些不高兴,说到:“或许是我杞人忧天了。”

    安禄山听话听音,意思是,说她没事找事,如此,公主殿下定是生气了。忙解释说到:“我怎么能有那意思呢?公主殿下你多想了。瞧我这张嘴,真不会说话。还请公主不要生气。”

    查探情况一无所获,本就生气,再来安禄山这么不了解实情,乱说一通,几乎要气炸了。但为了大局着想只好忍着,小不忍则乱大谋。心平气和的说到:“安将军言重了,我并没生你气,而是生我气。”

    安禄山奥一声有些惊讶,说到:“为何?”

    “以我的魔力应该不会出错的,可是,在我上的山顶后,却是原貌原样,丝毫没有被改变过的症状,这使我难以理解。”

    “公主之意,是说法力感知,此地存在异常,但没有查到任何异事?”

    公孙雯点点头应是。

    安禄山算是明白了。不管怎么说,即未查到任何结果,看来,是不是公主真的搞错了?她法力无边,难道还探不出此处有没有人?

    想了好多,没有任何理由来解释。既然没人,说明此处是安全的。

    说到“公主殿下,你虽是怀疑但未有发现任何异动,看来此处是安全的,即如此,我们就可以放心的行军了。”

    明明知道,此处有异样但就是查不到,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流气星一事,查不到结果,而此刻对此地也是查不到,真是个迷,连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自身出了问题?

    公孙雯越想越不明白,这是何故?既然费解就不去想了,既然大军开拔看看结果就知了。

    公孙雯在头顶慢慢飘过,却是探不到自己存在并一无所知。白衣郎君感到非常奇怪,但又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若不是仙子法力护着早被发现了。

    见公孙雯离去,绿凤松了一口气说到:“郎君哥哥,公孙雯是不是是一个睁眼瞎?”说着话想笑。

    “有了仙子法力护体,魔族公主的魔力就会失灵,因此,我们才不会有事的。”白衣郎君解释着。

    “也是,珼雅真棒。”

    王秀红说到:“瞧,安军已进入目的地了。”

    设伏,为的就是一举歼灭敌人,要是位置时间,哪一样不对头,都会影响战局的变化,成功与否完全就在那分分钟的时刻掌握。这点,白衣郎君心中很清楚。说到:“敌人战线拉锯太大,如不到了指定位置就行动,会前功尽弃功亏一篑的。”

    由此一提,众人都知其中的厉害关系了。

    无己老人:“我们这些跑江湖的,根本不懂得带兵打战,更不要说设伏之类的战术了。白公子说的是呀,这点,我们还的跟你好好领教了。”

    “哪敢哪敢,大师过谦了。”说着向无己老人还了一江湖礼。

    华玲玉:“现在还不是议论这个的时候,小心魔族公主听到。”

    绿凤:“无妨,我们声量小。大师过虑了。”

    华玲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呀。”

    大家一时悄无声息,安静的能听到一只蚂蚁在爬行。

    山头地势优越,是天然设伏之地,因此,埋伏之人隐藏之身几乎看不到,很隐蔽。

    待安军到了合适位置后,然而敌军只是一小部分,其后,还有大部队在原地待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