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队未到,而是先锋队先行。(书屋 shu05.com)

    这是兵家必有的教案之一。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果断的说不能行动,继续暗兵不动等待时机。

    果然,先锋队走过快半个时辰,大部队才整装出发。这是狡猾的安禄山以行军打战戎马半生所得的经验告诉他必须这样做,否则,必是吃亏不少。

    对安禄山的指挥,公孙雯相当佩服,不愧是兵家有经。

    在先锋队走来,看上去足有好几千,要是收拾了他们便是以雪前耻。那么,现在不动手等到何时?可是,白衣郎君迟迟不发命令行动,这把带兵的头急坏了说,再不行动,敌人就溜了?说着动手动脚开始推滚石磊木。

    白衣郎君清楚的知道,如有一个好的结局,就必须耐心,心烦浮躁才是致命的弱点。忙拦阻兵头说到:“请大家稍安勿躁,不是我不下命令,而是时机不对。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虽然话语气势磅礴甚至胸有成竹,可是那些兵士岂肯相信。

    “路的后面,还有一条小道,所料不错,他们定是从后面走了。这些兵依我看来,只是幌子罢了。所以,我们坚决不可放过他们。如若就此放弃这几千号人,恐怕再无良机了?”

    “是呀,错过了就没有机会了。”

    兵士们各个议论起来。

    吵声越来越大,几乎忽视了,当下是隐蔽状态。白衣郎君意识到,如这样吵下去定会功败垂成,因此,严肃的要他们立刻住口,否则军法处置。

    又知,如不严令停止议论纷纷,定是霍乱人心,由此军心涣散,再度的出现不战而败的局面。

    如此严重的后果,怎能不严加制止。

    听到军法处置,兵士才消停了下来,各个各就各位丝毫不敢懈怠。

    听到还有一条道,不由得一惊,原来这条路还有一条复道。这么大的一条线索怎么就没人告诉自己?看来,是自己失误,怨不得别人。但不管怎么说,得弄清楚实际情况,问问他们是怎么得知的?说到:“此消息可千真万确?还有,你们怎会得知?”

    一兵士原本趴着的姿态立刻转身成躺着姿势成正面,仰望白衣郎君回话说到:“此地我们逗留了些时日,所以,沟沟坎坎一清二楚的。”

    原来如此。既然他们熟悉此地地形,无疑是好消息。对路头再次偷袭便有了眼睛,好事。那么,另一条小道又通往何处?按刚才他们的那番话,可以判断,另一条道只是绕开而已,但最终还是合二为一。既然所归都是一样,就不必担心。但问题是,必须搞清楚两条道所归点。说到:“两条道合到一起的点在什么地方?离此远不?”

    “大概有七八里。”

    如是这样,只需看紧汇合点,无需再有顾虑。还在思考怎么样部署,安军大部队有了行动。

    看他们动态,应该没有走另一条道,是自己多虑了。但是,后面的一只队伍也在行动,虽是缓慢,清楚的看到方向不同。由此说明,他们上了另一条道,毋庸置疑。

    真没想到,他们熟知此地地形这么快。

    好在此道只是岔路,不然,又是白忙活一番。

    “郎君哥哥,他们的大部队走了过来,太好了。”绿凤高兴的说,打断了白衣郎君的思索。

    白衣郎君点点头恩了一声。“来了就好,只要到了指定位置,相信,他们一个也别想逃走。”

    绿凤拍手称赞郎君哥哥智慧过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