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白衣郎君一伙人的到来,看他们气色不错,肯定了,任务完成的一定出色。李亨兴致勃勃的向大家有礼问安,又问伤亡情况。无己老人说,一切顺利,没有伤到一兵一卒,相反,搞得敌人狼狈不堪,伤亡惨重不计其数呀。

    这样令人沸腾的消息,着实让人兴奋。李亨连声道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错,这样的消息给谁都会乐翻了天。

    大家有礼的见过太子殿下后,各个为此次行动无不骄傲。

    华玲玉说到:“太子殿下,你是不知,敌人当时是什么样的惨状。各个鬼哭狼嚎,哭爹喊娘,如此场景实为壮观过瘾呀。太子殿下你若在此,定会神采奕奕大快人心的。”

    “是呀,大师所言极是。”李亨有些遗憾的说:“多么值得让人怀念的战役啊。”转身对白衣郎君“对了,孤按你所说一切安排就绪,白公子,你看看,有何地方不妥?孤让他们即刻修改。”

    看周围的环境,大致是一处道路非常宽阔地带。路两边没有任何与路面区分的界限,显得一马平川。眼前平淡无奇很平整,但依远处环境来分析眼前地理,此处属于山顶状态。地理环境即为属山顶状态,可想而知,路的两边定是悬崖峭壁。如此,设伏定是不可行。那么,如何部署才能够隐蔽不让发现?

    地理位置以及环境都不利于部署,如此,确保安全,就得无条件的撤退。说到:“回太子殿下话,我观周围环境,并不利于设伏。此处路面宽阔,一马平川,而它的周围却是悬崖峭壁,因此,没有隐蔽点。所以,依我分析建议,还是撤退为上。”

    这样的建议让大家匪夷所思,都是不理解难以接受,故表情疑惑看着白衣郎君。白衣郎君知道,要是没有一个理由说服他们,他们定会不依不饶问个没完没了,只好将自己的想法告知。

    有了解释大家才注意到了环境。

    李亨说到:“白公子胆大心细,处理事情沉着冷静,方方面面想的周到,想来,将来定是一代威武的将军。”稍停“此处环境不利于隐蔽,那么,真的要撤离吗?”

    白衣郎君没有丝毫考虑说到:“必须的。一来,环境不利于我们容易暴露。二来,安军人多势众,硬碰硬,只有死路一条。三来,此处地理位置不利于撤退,一旦遭遇安军只有拼力厮杀没有回旋于地,结果,人少必会输了战争。有了这几项不利因素,我们不能铤而走险招来不必要的损失。当初设想此计,没有勘察清楚地理位置便有此决定,是我疏忽鲁莽行事了,还请太子殿下见谅,也请各位大师见谅。”

    几条撤退的原因让大家心服口服都无异议,但李亨就是心有不甘说到:“就这样走了,不知再次偷袭又是何时何月呀?!”说着话带惋惜之意。

    要说偷袭,按当前环境分析,只能以少部分人,这样,撤退无阻碍,于是一计上心头说到:“搞突然袭击也可,只不过要求甚高。”

    李亨兴趣浓厚问说来听听。

    “主要是考虑到安全问题,所以,突然袭击的人员各个要求武艺精湛,精益求精,这样,才不会被困住从而牺牲了。”白衣郎君依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

    李亨清楚的知道,这样的人在军队知之甚少甚至没有。说到:“依白公子所说,这样的人才在军队几乎为零。要是如此,那我们搞突然袭击就没戏了。”

    “在面对现实面前,量势而为,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太子殿下,只能如此,否则,伤亡惨重呀。”白衣郎君实话实说,虽是听起来刺耳让李亨难以接受,但为了不造成伤亡惨重的悲剧发生,只能直言不讳。

    李亨很清楚对方实力,就再不去想如何突然袭击这档子事了说到:“为了安全,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吧。”

    无己老人说到:“再是撤退可就是潼关了?那可是长安的北大门。”

    李亨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有什么办法。安贼实力庞大,势如破竹,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根本没法拦阻。不过有一点是天生的优点,就是易守难攻。想到这一点,李亨觉得利用潼关之优势灭了安贼。说到:“大师提醒的是,不过潼关易守难攻,因此,孤想在潼关做文章。白公子,依你之见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