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听到爆炸声已知大事不妙。因为自己没想到是火药埋藏在石堆里,这是自己又一次的失误故生气。找寻到白衣郎君一伙人的藏匿之地说来了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叙叙旧。

    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呀。

    对于公孙雯的到来不是惊讶,而是在预料之中,因此不足为奇。

    每每见到公孙雯的身影,白衣郎君都会忘记危险就在眼前。绿凤知他心情提醒说,郎君哥哥她不是雯姐,而是女魔头魔族公主。虽是有提醒,白衣郎君还是很难从公孙雯的阴影里走出来。不过,想到魔族公主又会恍然大悟。说到:“魔族公主不愧是魔,法力无边为所欲为呀,佩服佩服。佩服归佩服,但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可叙的。”

    对刚才白衣郎君的神情,魔族公主立刻明白了他与公孙雯的关系,在心里,对他俩的遭遇深感同情。若是合作者关系,自己一定成人之美,可惜,是敌对关系,想想爱莫能助。脸带笑意说到:“跟我是没话说,但是,跟她就有的说了。”稍停“如若你听我的,我会立刻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怎么样?小子。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白衣郎君知道,要是真能让公孙雯恢复正常,值得一试。但她的要求定是自己做不到的,不过,还是想争取一下。“说说看,什么样的要求,我能不能做到。”

    “能做到,一定行的。”魔族公主沾沾自喜。因为,若是利用一个黄毛丫头换取他的追顺,岂不如虎添翼锦上添花。“只要你放下手中剑,从此与我不再为敌,我就让她恢复从前与你百年好合。怎么样,好好想想吧。”

    这样的要求,不如要了自己的命。要是不答应她的要求就没希望解救公孙雯,但要答应岂不向她低头?等于认输。这样的结果万万不可。再说,公孙雯现在又无生命之忧,所以,营救善可有时间。想此说到:“你想都别想,说话跟做梦似的。”

    公孙雯显得很生气。原想利用他对公孙雯的这点情感迫使他就范,没想到这家伙不是一个自顾儿女情长的孬种。这点气节让魔族公主佩服起来。“既然如此就不废话了,别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而是你们这群饭桶不要。”说着,双手如历爪张牙舞爪起来,瞬间,黑雾弥漫如烟又似绳索直击白衣郎君。

    大家早有准备就绪,对付魔力只有乌金剑。

    白衣郎君绿凤不约而同挥剑,做到双剑合并这一点,瞬间,一道金光闪闪咆哮而去顶住了滚滚而来的魔力。

    魔力十足,碰到魔力就像碰到了宇宙飞星一般推力极大,不经意被推后十几步。无己老人几人见此情况忙出手,在后面推住白衣郎君绿凤,好让他们站稳脚步利于用劲。

    不错,这样的举措使得白衣郎君绿凤有了反攻机会,终于顶住压力让退后的剑气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