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众力,脚步稳止,再加众人联手给了自己强大的内力便有了反攻的机会。不过,再是众人合力,也不能峰回路转,依然不抵对方,剑气依然在渐渐的缩短。

    实话说,大家尽力了,但凡人之力与魔力不能相提并论,因此始终不是魔力的对手。或许,魔力根本没付出多少,就让白衣郎君一伙人吃力不小。幸亏,乌金剑有天生的法力,才可抵挡一阵子。

    眼看黑雾吞体,黑雾已是到了乌金剑剑柄之处,此刻,奇迹出现了。忽,两把剑剑柄处各闪出一道绿光,一道白光,然后合二为一,形成似乌金剑剑影刺向公孙雯。

    公孙雯遇到过一次这样的危机,自然而然有了防范意识。料定,自己的魔力快要将他们吞噬之时,会出现冷不丁的攻击,果不其然,如自己所想一点不差。见突如其来的剑影不是慌里慌张而是沉着冷静已有一套应对之策。即刻张嘴黑雾喷出回击,瞬间,剑影停滞不前,形成僵持状态。

    一阵子后,公孙雯觉得对方的力量不怎么样,只不过是突然袭击那道劲道猛而已。起先,自己不了解实情让它糊弄了,这下,既然再次出现就别想再回去。于是,想就此毁了这东西,免得让自己提心吊胆。只见公孙雯突然间破了肚脐眼部位的衣服后,一根烟绳如刀从半空直下,想斩断剑影一分为二,从此,乌金剑剑影烟消云散。

    事事想的天衣无缝,但事事都不近人意。

    剑影好似懂得公孙雯其意,在黑雾刀来临,霎时,一幻为二出现了另一道剑影,阻止了来袭黑雾刀。即使是这样,魔力依然厉害,剑影还是无力抵抗。或许是自保,剑影瞬间化为乌有不见了踪影。

    公孙雯借机用力,口中叫着送你们去见阎王。瞬间,手中黑雾消失。

    此举让大家匪夷所思,第一意识,就是想,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此时不溜等待何时?

    有此想但没行动时间,还不等白衣郎君绿凤收回乌金剑,随着公孙雯的大吼,一道黑雾比先前的那道更凶更猛,如波涛汹涌般滚滚而来。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绿凤又挥剑对峙,但在他们挥剑时刻,黑雾已经将他们统统包围了。不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随着黑雾忽上忽下来去迷踪。

    这是什么情况?

    心中已有答案。无疑,是被人家逮住了,看来任人宰割在所难免。

    又听公孙雯刚才的喊叫,看来,今日不把自己弄死誓不罢休。至于什么样的法则游戏当然不得而知,也许,在临死那会才会有其答案。

    不管怎么说,怎么个死法,都是一死,或许,只是区别死时难不难受而已,所以,不便去计较那么多。

    大家都是对公孙雯黑雾包围而无计可施,因此,不再挣扎。

    只听一声走,他们被抛向了空中千丈,然后速速又落了下来。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想活活摔死自己。不错,的的确确就是这样的企图。

    明知如此却是无奈,只有听天由命。

    但这样的举动,令白衣郎君费解。

    这样做定是百洞漏出,很可能有生还的机会,难道,她不知道?若是自己处理此事,定会黑雾吞噬,尸骨无存。这样做岂不干净利落无后顾之忧?而如此做,可谓多此一举。真琢磨不出她的用意何在?但不管他怎么想,总之,她就是要弄死自己。

    这样的心情,自己也搞不懂。是自己为她这样的做法分析,还是觉得魔族公主故意为之?自己不得其解。也对自己这样的心情好奇。明知命悬一线还为对方处死自己的做法感到不直接,真是莫名其妙。不管怎么说,今天是难逃一劫,不死也惨的结局无可避免。

    从高空摔下,两边又是悬崖峭壁,根本无生还机遇,除非奇迹出现。

    在空中,只是一眼的功夫,就跌落了下去,随着耳边风声迅速的降落。

    几个人就像被抛起的豆子在空中翻滚,孤立无援。

    白衣郎君想把大家手拉手,就算牺牲也不会至于全军覆没。说,我们连到一起。话出,第一个拉住的是绿凤,其后,一个一个接连,好在黑雾当时把大家圈到了一起,不然,四分五裂,摔下定是粉身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