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乌金剑,白衣郎君说知道了答案。(书=-屋*0小-}说-+网)

    大家在刚才的决斗中亲眼目睹了乌金剑的威力,觉得有这可能。

    要是它能讲话该多好,什么疑问一问便知。

    这样的想法真幼稚。

    公孙雯离开后,大家就不必着急,故决意弄清楚乌金剑那道奇异的法力。

    无己老人看了乌金剑一眼,就是无奇特之处,然而却是有着奇特功效。不然,大家都已葬身此地了。说到:“没想到,张生徒儿竟能打造出一把神兵利器来,真是可喜可贺。只是可惜他不知道此剑真正的威力。”

    提及张生,白衣郎君一度的复杂心理夹杂着悔意,是自己没有及时赶到武夷山,不然,大哥就不会惨遭毒手了。

    无己老人知道白衣郎君的心情说到:“白公子,你大可不必自责,或许,张生徒儿命中有此一劫。”

    话虽这样说,但白衣郎君不认可这样的结论。因为,要不是半路遇上义泉,就不会被独孤剑抓走,一留就是月余。由于时间的关系,断送了大哥的性命。每每想起此事,都是伤痛万分。说到:“大师言下之意我懂,是安慰我。话说回来,若不是我的离开,大哥就不会出事。终归揭底,是自己大意了。说白了,轻敌。”

    乌金剑的由来,原来是郎君哥哥的结拜大哥所铸,真是了不起。但不知他大哥遭遇了什么样的劫难,这使绿凤极为好奇。但现在不是议论这事的时候,待有了时间,自己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王秀红见到白衣郎君很难过,上前一步安慰说到:“什么事儿都不能算得如意,世事难料呀。白公子,该放下的还的放下,对逝者也是一种交代。难道,你让你大哥在九泉之下还为你操心?”

    “是呀,你大哥即已去,就应该为他的事迹而骄傲,接着发扬他的精神才是。除恶霸,打流氓。要是抱着愧疚的心情,无疑是一种压抑,对今后处事都会有影响的。”华玲玉劝说。

    无己老人撇开话题提醒大家说到:“事已搞清楚,该是我们离开的时候了。”这样岔开话题,为的就是让白衣郎君不要再思索此事。

    白衣郎君明白无己老人的用意,事已至此悔青肠子又有何用?吃一堑长一智,遇事沉着冷静就好。再是心情难过,也得速速离开。说到:“大师言语的是,我们快走。”

    大军急行,目的是尽快到达潼关部署。

    此次任务非常艰巨,白衣郎君等人不敢丝毫懈怠。

    潼关守将封常青,见李亨到来速速打开了城门,迎面见礼说到:“太子殿下一路辛苦了,快请里面坐。”

    李亨对战事非常清楚,要封常青立刻关闭城门,没有自己的命令决不能开启,违者立斩不赦。

    李亨转身说到:“白公子,这次部署就有你全权负责。封将军,我希望你极力配合。”

    这里是我的地盘,凭什么由他人在此指手画脚?心有怨气,敢怒不敢言,还是奉命行事。说到:“莫将一定好好配合白公子,请太子殿下放心。”

    “这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