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亨的命令封常青莫敢不从,说什么就是什么。虽有怨气只能是忍气吞声。低声下气的说到:“太子殿下,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的配合各位侠士。这点,我百分百做到。殿下一路舟车劳累定是又饥又渴,我已命人准备了酒菜。殿下,先是吃点东西再歇吧。”

    如今战事火烧眉毛,安贼不日将达,那还有心情大吃二喝。见身后白衣郎君一干人等后,又有了变通,自己不吃不代表别人和自己一样的心情。“那好。”

    潼关厨师所做的饭菜丰富多彩,足有二十道。各色各样,应有尽有,可谓色香味俱全。

    李亨看在眼里气在心里,若不是有白衣郎君一伙人在,狠狠批评一顿。勉强忍着心情端起酒杯说,“各位,一路辛苦了。孤在此谢谢你们了。对了,白公子,你们突袭战果怎么样?瞧我,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晓,忙的没顾上问。”

    “回太子话,一切都如人意。”然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李亨拍手叫好,大快人心呀。

    此事对于封常青而言绝对是神话,这么厉害。闻所未闻不由一惊,妖魔鬼怪都上场了。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是不是真的?可看太子殿下态度,应该是认可的,便不在怀疑真假。

    李亨看了一周不见珼雅不由担心起她的安危说到:“绿凤姑娘,仙子在哪?”

    “回太子话,仙子在客房歇着呢,不宜让人打扰。”

    听此话,仙子伤势甚是严重,李亨不放心说到:“走,我们去看看。”

    脚步很快,来到珼雅的房间,见珼雅闭目养神,有心问,但看的出,珼雅伤了元气已是无法回答问题。

    白衣郎君只好在一旁看着珼雅。

    李亨想说什么但被白衣郎君拦阻,手指竖起示意不要问,问也不回答。

    大家只好脚步轻盈的离开了。

    回到餐桌,李亨又端起酒杯说到:“这一路多亏了珼雅仙子的护佑,如今,她受伤倒下了,无疑是损失呀?若是没有仙子的法力护体,今后,有什么办法才能应对安贼附有魔力的将士呢?”说着话,望了大家一眼。目光暗淡无力,分明是祈求一个良策。

    若是没有人间以外的力量,足有计谋对付。可恨之处是有了魔族公主的插手。试问,谁之力与魔法相提并论?有了这样的悬殊能量,自然,没有可与魔法媲美的招数了。武艺精湛,奇妙,甚至无奇不有,都不会是魔力的对手。

    怎么办?

    大家相互议论着,却无良策。

    因为根本没辙。

    突然,清苦大师想起一件往事,关于雁形变剑法。说到:“据江湖史记载,有一种剑法号称六界神物,要是得到它,就不怕魔族公主了。”

    他所说的神奇剑法就是雁形十八变,众所周知。但相传此剑法消声谜际,没有人见到过。虽是线索清晰,与昆仑老祖有关联,为今,却是没有人拿全三本过。想此,白衣郎君很想拿出自己藏的那一份,又觉不妥,毕竟,此秘籍并没有神奇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