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思索了一时,自私自利不是自己的风格,于是畅快的拿出雁形变剑法的秘籍说到:“我这有一本。”说着话递给了李亨。

    李亨好奇,六界神物,都能得到,想来白公子本领非凡。又是聪明才智出众,以后定会是一员将才。此人以后自己要重用。说到:“此物依你们所说,神奇莫测,没想到白公子就有一本,如此,再一次的证实了白公子的本事精湛。来,孤敬你一杯。”说着话接过秘籍放下,端起了酒杯。

    白衣郎君对李亨的夸赞不敢接受,因为,在众大师面前怎能承受的起。但太子言语又不能直接驳回,一时陷入为难,敬的酒又不能不喝,忙端起酒杯圆话说到:“太子殿下言下过奖了,我何德何能,承担不起呀。所以,还请太子殿下收回言语。要说,武艺精湛高超,无疑属于各位大师,我一个晚辈后身怎能与大师们相提并论?要说这本雁形变秘籍在我手,我想太子殿下有些误会了。其实,得到这本秘籍算是机缘巧合,并非靠武艺的。殿下,我先干。”说着话一口吞下了酒。

    李亨微笑的点点头,喝了手中酒。

    无己老人对白衣郎君的虔诚表示理解,说到:“年轻人不必谦虚。事实证明你的能力已是在我们之上。不错,若是论武艺,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要是论聪明才智你当属第一。白公子,这一点,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你可不要再推脱了,要是再推脱,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错,再是推脱就是装逼了。说到:“大家对我这般信任,真令我兴奋。谢谢各位大师。”说着话端起酒杯“太子殿下,大师们,我敬你们。”

    大家对白衣郎君的态度表示满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完。

    李亨翻看了雁形变秘籍,发现没头没尾,觉得是中间一部分。说到:“这本秘籍上下不接,看来是秘籍的其中一部分。”

    说着话看向了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忙接言说到:“回太子殿下话,是的。关于雁形变秘籍,相传有人将它分成了三份,这是其中的一份。”

    李亨明白的点点头又说:“白公子,你说得到这本雁形变秘籍是机缘巧合,孤很好奇,能不能给孤讲讲,怎么个机缘巧合?”

    说起此事还真是巧合。

    白衣郎君豪不夸张的说了经过,听的李亨赞叹不已。“可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对了,既然线索清晰,为何不寻找当事人呢?”

    白衣郎君说到:“此事在我前去长安时已有打算,本告知你关于魔族公主一事后就去寻昆仑老祖,但安贼起事迫在眉睫,所以,就把此事先搁置了。”

    “这个昆仑老祖是何人?可认识?”李亨问。

    这个问题在坐的都认识,无人不识而且非常了解。

    “认识。就听在昆仑山,但不知具体位置,因此,没有人晓得他现何处?”白衣郎君回答。

    听闻此言,李亨很是遗憾,只知地点不知窝点。若是真能寻回雁形变秘籍该多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