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亨多么希望能得到人间至宝,遗憾的是整座昆仑山面积广阔,上哪找寻一个人的坐标。说到:“昆仑山地域辽阔,终年积雪,白雪成崖,若想找到一个人恐怕难度很高。所以,这本雁形变秘籍要想得到它不是件易事。因此,我觉得,还是想想其别的办法吧。”

    其别之法谈何容易?

    众人都知很难。

    封常青不了解事实,觉得他们都是杞人忧天,不以为然的说到:“我看你们都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有何惧哉?她的魔法厉害,能抵的住我大唐千千万万的英勇将士?这就是所谓的邪不胜正。再着,不是流传有一种破解妖魔鬼怪法力的黑狗血,白公鸡血,再加铁黑马血,有了这三样东西混合,里面再放上狗屎,黄鼠狼尿,然后再有石凌子搅匀,往自己所处之地洒上,这样,任由任何的妖魔鬼怪都不怕。”

    此法算是一个办法,但它的可信度极差。李亨不愿相信,但目前这又是唯一的办法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说到:“听你说,这么自信,好像你尝试过?”

    封常青忙回话说到:“回太子殿下话,我虽没亲身经历,但人间传言未必都是谣言,无风不起浪嘛,何况,这方子,也是我远方亲戚借用过一次驱过鬼,说是很灵验,不然,我怎敢在殿下面前直言不讳。”

    若是如此,可信度可以确定。李亨说到“即如此,你命人即刻行动,找回这些东西准备就绪。”

    封常青总算在太子面前露了一手得意洋洋的领命,发誓完成任务。

    对此情况,大家很是疑惑,即为传言却是闻所未闻,都是议论纷纷不可信。

    李亨看出众人之意,在心里也是疑虑,但自己清楚,除了这个死马当活马医的传言法子,难道还有其它办法?于是想解释一下说明其中的原由。“此法虽是包含些荒唐之意,可它毕竟是能克制魔法的唯一法子,所以,宁可信其有,我觉得可以一试。”

    即为唯一之法,大家就不再争论什么,只能是拭目以待。

    虽然有此法暂时能让自己的着急心情得到缓解,但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毕竟,此法只是传言。要是能得到雁形变秘籍,安贼势如破竹的势头就可以在潼关至了。心中明白,得到此秘籍谈何容易?但又不得不得到。想此说到:“几位大师,你们说说,昆仑老祖最有可能的藏匿之地应该是何处?”

    此问题,大家都是一无所知。虽知是昆仑山,而无一人去过,因此,对他的行踪根本不知。

    无己老人说到:“此人在江湖绝迹已有数十年,突然间,出现在天上一派。我们去了天山跟他碰了面,这次碰面,是他失踪又出现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算算,已是六月前的事了。问了他的情况,才知,传言中来去无踪飘渺不定的鼎鼎大名侠客尽是他。那时,才知他就是昆仑老祖,故而晓得在昆仑山居住了。当时也忘了,没有细谈具体情况,真是失误。太子殿下,我们所知情况大致就这些了。”

    眼下,安贼不日就到,若是没有应对之策,再是兵力强大也无济于事。好在潼关地势优越,易守难攻,相信,能挡安贼大军前进。不过,这不是长久之计,因此,觉得还是速去昆仑山寻得雁形变秘籍为上上策。李亨说到:“各位,孤有一个提议,命人速去昆仑山。不知大家有何异议?”

    此提议自然是好,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若是此去寻得人最快也得十天半个月,可秘籍在不在又是另一说,都觉此提议绕远了。

    不过太子殿下说出一句话,就等于圣旨一般,虽是身为江湖风云人物不大习惯约束,可毕竟,未来天下之主就是他。因此,怎么的也得应着他的意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