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知道,自己的行踪少不了绿凤的作陪,因此没有推诿。其实再是推脱,绿凤依然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自然知晓绿凤的心思了。

    但自己心里始终装着公孙雯,顾及到公孙雯的安危,希望能尽快打败魔族公主解救公孙雯。

    想是这样的,但做起来定是不易,渴望此去昆仑山很顺利。

    两人急匆匆的告别了大家向昆仑山去了。

    三天后,收到皇帝的圣旨,要李亨立刻回京。李亨知道,安贼不日就到,但几日的等待却是杳无音信,就连探子的消息也是没有,如此迷失,李亨很是消极,搞不懂安军为何还不到。算日子,不应该会是这样的结局。因此,离开恐有不妥,但圣旨已到不得不回。不过好的一点是,潼关到长安并不远就一日路程,可速去速回。做了决定后,交代封常青要他见机行事,千万不可轻敌。

    封常青答应李亨一定完成任务。

    几日的养气,元气慢慢恢复,但大伤真元,一时半会是难以恢复正常的。

    这点,珼雅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不过,眼睛算是睁开了。

    王秀红和华玲玉来到身旁,见珼雅气色好转而高兴。

    王秀红说道:“仙子气色不错呀,看来元气已恢复,这样我们就放心了。太好了。”

    华玲玉说道:“是呀,大战在即,可不能少了仙子的帮忙呀。仙子元气恢复真是万兴之事呀!”

    听到战事,珼雅极具关心,很想知道战事情况,微弱的声音说道:“怎么,安军已兵临城下了?”

    华玲玉“还没有,仙子只管好好养伤就是。”看仙子的着急样,华玲玉知道是自己多嘴不该提战事,安慰珼雅说,安贼还没有到来呢,想来是顾及到潼关兵力吧,所以有所防范。

    珼雅知道,华玲玉的用意。但听安军还未到就不正常了。若按日子算,应该早早到来才是,可安军迟迟未到必有原因,也许,正如华玲玉所说是有所顾及吧,但按他们之前的行军态度应该不会如此,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迟迟未到?除非有一定的因素。那么,是什么因素?

    珼雅揣摩着。

    想用法术推算,但大伤元气法力不足无法可施法力。

    想了半天,终于有了头绪。

    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安军兵力分散,没有实力攻破潼关,如此,他们在等待援军。若是如此,对我军将是大大的好消息。想此说道:“你们帮我,我要见封长青。”

    王秀红华玲玉不懂她其意,但知道她一定有自己的意见,忙帮忙扶起珼雅走向封常青的大帐。

    王秀红觉得,仙子没必要如此。说到:“仙子大可不必亲自去,有我唤封将军到来见你即刻。”

    珼雅知道,此事事关重大,若是知会一声岂不显得此事无关紧要。说到:“不可。我的亲自去。此人生性孤傲,自以为是,要他来见我比登天还难。再着,此事关乎我军胜败,所以,我的亲自走一趟。”

    封常青已按李亨的部署把兵力安排,正在房间里休息。虽是奉太子殿下的指示,但在心里却是极不同意这种作战方案,因此生闷气。他们说这么行动根本不合自己意,于是觉得,我偏不照他们意来个反其道行之,这样,他们的计划就会失败,到时,责任全推他们的计划是漏洞百出,怪罪也不关自己的事,如此,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到时,自己再好好露一手,大败安贼。升官发财,光耀门眉,一切都是理所应当。想此,得意的阴险的笑了。

    此刻,珼雅已到了封常青的大帐面前,要不是守卫拦阻,封常青根本不知有人来。

    什么人呀?

    问着话走了出去。见到王秀红华玲玉扶着一美貌女子,看她样子死气沉沉的,想来伤势很重。

    由于封常青没随李亨去见仙子,因此不认得珼雅。

    看到珼雅伤势,想起听李亨特别关心的一位人,由此断定此美女便是仙子珼雅。如此,原本大骂一顿的态度变得稍加和气说到:“你就是仙子吧?快请里面坐。”

    珼雅没想到封常青的态度这么谦和,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走进大帐,珼雅坐后,就想直言不讳,可不想,封常青让人上了茶水果点让大家尝尝,于是有话没有当即说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