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珼雅的到来,定是有事,不然,拖着伤势严重的身子来见自己。封常青问道:“不知仙子到来有何贵干?听太子殿下说你的伤势严重,有什么事,知会一声就好。仙子来此封某真是荣幸啊。”

    珼雅无心情跟他客套,开门见山的说到:“封将军客气了,来此的确有事。”

    “奥。”封常青很关注。“仙子请讲。”

    “安军来势凶猛,我们必须做好应对准备,不知封将军有何打算?”

    “实不相瞒,兵力已部署完毕,就等安贼来了。”封常青洋洋得意的说。

    珼雅点了下头说到:“我想听听封将军是如何将兵力部署的?”

    封常青本对这次兵力部署有着分歧,仙子现在的问话让自己烦闷说到:“仙子有所不知,此次兵力部署都照太子殿下吩咐所部署的。”

    原来是这样,珼雅便在没说什么。因为自己知道,此次部署定是离不开白公子的出谋划策。即如此,相信白公子的聪明才智。因此,他所规划的兵力部署也就不再担心有破绽之处。说到:“只要封将军按计划执行,相信安贼必败。”

    封常青非常恼怒此计划,他就不信,按自己的计划还打不败安贼?因为,他唯一认可的,就是山连山之间空间的隔阻方案,有了这些优势存在,还用怕安贼不败?说到:“仙子请放心,我有我的一套计划,相信,定能败安贼。”

    听之他话,话中有话,看来,他的话表明他自有方案。即如此,就不再多说什么,只要能胜敌,就支持他。虽是这样想但还是不放心,又不能直接言语,于是决定待安军兵临城下再做分析。至于他的一整套方案,自己又不想得知

    了,觉得一个将军总不能为所欲为吧?!想此说到:“既然封将军自有妙招,我预祝封将军马到成功。”

    封常青忙谢仙子夸奖,一定不让仙子失望。

    几日的路程便到了昆仑山。

    昆仑山白雪皑皑,一马平川。辽阔无边际的界线上空无一物,漫漫雪域,寻找一人,比登天还难。

    看看脚下,一点有动物经过的痕迹都无,想来此处是绝迹。

    两人东西南北前后左右看了个遍就是无一点可寻线索。眼前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时不时有阳光照射在雪上反射出的星光点闪耀眼球,每闪一下都有不一样的色彩斑斓,红的绿的蓝的等等应有尽有接连不断。

    绿凤经不住夸赞好美呀。

    此刻,从远处向自己迎面跑来一只白色狐狸,神情紧张的绕到自己后面躲了起来。绿凤惊呆这是什么情况?还不等弄明白,就见三只雪豹凶牙舞爪的冲了过来。

    绿凤不认识雪豹这些东西叫喊说,郎君哥哥它们是什么?好吓人。

    是雪豹,不用怕。

    白衣郎君说着看向狐狸,它能躲在人身后,说明这家伙极聚灵力,看来,是只修行之物。说到:“有我们在,你不必害怕。”

    狐狸好像听懂了,便不再紧张的走了过来,点点头趴到白衣郎君面前,那样子,卑躬屈膝一点都不过。

    绿凤咦一声说,郎君哥哥,你瞧,它是在讨好你吗?

    或许吧,是一种示好的方式吧!

    三只雪豹青面獠牙虎视眈眈,瞅准机会进攻。

    对于它们的动机,像是非吃了狐狸不可。按大自然规律,雪豹不应该吃狐狸的,是什么原因让它们如此仇恨?

    正在纳闷,发出了声音:“小子,你最好少管闲事。看在你是人的份上不跟你计较,识相的走开就好。”

    声音粗鲁,话音带点动物的气息,分析后,原来是雪豹在言语。

    天呀,它们会讲话。

    绿凤惊异,叫出了声。

    白衣郎君倒是不足为奇。相传,昆仑山乃仙家云集之地,自然,灵气恒生,它们的举措也就不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