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三天后找到昆仑老祖时那一刻,安军已到了潼关,兵临城下。

    独孤剑一伙人闻听安军如此神勇,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十分高兴。在安军没到潼关之时便见到了安禄山。

    公孙雯作了简单的介绍,安禄山毫不犹豫的命独孤剑为先锋官。

    此次兵临城下,便是独孤剑一伙人领兵而来。

    三面环山唯有一口,如此地形,就像一只口袋张开了

    口子等待猎物。如此地形怎能贸然前进,独孤剑想到这一点,危险重重,于是命令停止行军,待探得虚实再行不迟。

    珼雅得知安军已到,特意用法护住伤势来到堡垒城头观望实情。据探子消息,安军早已到来,但迟迟不肯走进包围范围。疑惑,是不是安禄山得知情况了?若是如此,之前做的岂不白费?就在猜测对方之时,一个百姓装扮的家伙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东张西望地溜了过来。看他架势,毋庸置疑,是安军探子。即如此,是好事呀,确定对方并不知此处的实际情况。那么,说明了他们是来探取情报的。

    封常青说到:“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否则,此处情况必泄。”

    珼雅拦阻:“不用,正愁无机会,这不,机会送上门了。”

    此说,除非傻逼不知。封常青连忙夸赞珼雅高见。

    “命令兵士不要为难他,相信,此人一去,安军就会到来。”珼雅肯定的说。“那个时候,封将军可以尽情的发挥了。”

    封常青对白衣郎君的部署存在着很大的分歧,若是按此部署对付安军,那就是一种默认模式,如此,自己的才华横溢岂不被埋没?思来想去,还是自己策划一整套的部署,再加地势有利,必会处事大成。“仙子,我们并不知安贼人马,要是就按原计划行驶恐有不妥。”

    珼雅没有吭声,只是望了封常青一眼。听他意是准备坚守不战了。但按自己的分析,安军大军并未赶到,来的只是少许的先遣兵,如此,只要他们能进伏击圈,就是时机已到,消灭他们怎能错过?要是暗兵不动岂不怡误战机?“封将军是何构想?”

    按自己的构想,无非就是不按原计划,照样能打败安贼。封常青思来想去,就按自己的计划部署,只要能败安贼,谁都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想此说到:“原计划算是完美,但我觉得还是欠缺点什么,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觉应该按兵不动为上。仙子你看呢?”

    他的意思说来说去就是坚守不战,这样,无疑是给安贼躲避灾难的时机,这怎么能行?

    “依封将军意思,是不迎战了?”

    封常青知道,依原计划行动定会大捷,这点毋庸置疑。因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恰到好处。不过,有自己的小算盘,当然不能对珼雅言明,只能拿一点不着边际的理由来堵珼雅之口。无论无何不能依他们计划而行,否则,自己再无翻身之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