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城下,骂声一片,封常青在大帐里安详的喝着小茶,丝毫不觉大战在即而紧张状态。(书^屋*小}说+网)有兵士将军回报,安贼骂的厉害已不能忍受请求出战,都被封常青严令制止。

    这个时候,白衣郎君绿凤也赶回来了。

    首先去见珼雅仙子,请教雁形变剑法其中的奥妙。

    一路走来,对雁形变剑法没有悟透,一点线索没有,特来请教。没想无己老人一伙人都在珼雅身边,议题就当前战事状况研究,都对封常青的举动存在着很大异议,表示不解。

    见是白衣郎君绿凤到来,欣喜若狂。王秀红忙问此去情况如何?

    见白衣郎君的气色微悦说一切如意,其他人便是高兴。

    无己老人说到:“白公子你可来了。”

    此话寓意深刻,难不成出什么事了?白衣郎君感觉到大事不妙。按理说,一切都随人意,应该为此欢庆,而这句话问的让人忧心忡忡不安起来。

    “大师,你这是何意?莫不是发生了什么。”

    无己老人还未开口,方丈大师已耐不住性子说到:“那个封施主没按原计划行事,大家担心他这样做坏了灭敌大事。”

    要按自己的部署,应该是万无一失,搞不懂封将军为何暗兵不动?如此,无疑是怡误战机。难道,自己的部署有纰漏?不应该呀,前后左右的预算都是合情合理恰到好处,推算的精确无误,只要安军敢入此处,就让他来的来回不去。这样的计划可以说完美无缺天衣无缝,准叫安军吃上一壶。那么,封将军为何这么做?是什么原因让他出尔反尔?改变原计划?

    脑子闪了一时后,白衣郎君觉得兹事体大,得赶快行动。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对于雁形变秘籍,还是先搁置一下。说到:“封将军对安军没有采取行动,是不是安军人马过多,致使他不易出兵?”

    清苦大师接言说到:“若是如此,也能说得过去,可是据老衲观察并非如此,分析,敌军不过五万。”

    若是这样,出门迎敌之策应当凑效,再加伏击定会歼灭安军。“如大师所言,果真不能暗兵不动,我这就去与封将军商议。”说着话转身便走。

    无己老人叫道:“且不可急于一时,事已至此,无需那一刻钟。白公子,雁形变秘籍可寻到?”按他俩的气色应该是取回了,不过,还是有点疑虑的问,因为,不想自己失望。

    “寻到了。”说着将秘籍从胸口拿了出来,“三本都在这。”给了无己老人。然后将事情经过一一祥明。

    在昆仑山的奇遇,大家伙都为称赞,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都说一定去昆仑山修炼身心。

    翻看了一遍又一遍,就是一本再普通不过的秘籍。江湖那些关于它的神奇传言,无所不能之说,瞬间在大家心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点痕迹都没有。

    不过,无风不起浪,清苦大师还是怀疑性的说到:“昆仑老祖没有说明此剑法怎么应用?”

    “按昆仑老祖前辈的说法,他没有看过秘籍,所以盲然。”

    取到秘籍而不能应用真是麻烦,对剑法的传言又怀疑起来。

    大家深深叹息。

    而仙子闭目养神,打坐之处离大家距离五步远,对白衣郎君绿凤的到来很欣慰,很想说说战事与他沟通,而大家伙也在议论此事便静听白衣郎君怎么说。见他行举,说明已料到此事严峻不可再延误,否则,坐以待毙,无疑兵败。

    见仙子安然无恙的打坐,想必,眼前之事定是晓得。不知为何不言语?难道,伤势严重?不过,这些日子应该有所好转。上前走到珼雅面前问候到:“看仙子气色,伤势必有好转。白衣郎君见过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