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砍伐的要求,碗口粗,但一定在十步之长否则无用。将士们按要求很快办好了此事。白衣郎君要他们去了树皮又找回了绳索,如何操作,在心里已有答案。

    看着大大小小的树木,无己老人不知白衣郎君要他们取来如何应用,思来想去就是没有头绪,最后还的请教。说到:“白公子如何处理这些树木?”

    白衣郎君知道,若是口述,大家定是浑浑噩噩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于是要人拿来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把自己的构想画了下来,这样,清楚明白,简简单单的给大家解释了。

    如此,众人叫好,大快人心。各个帮忙,干劲生龙活虎有声有色。不一会,十架用树木做成的架子展现在大众面前。

    先是两根短的木头,约有五步长短,相互交叉捆绑,形成一个叉,易在叉上面放横着的大木,也叫梁木。左右各一个,距离一步多宽,梁木自然而然放置妥当。随后,再放十步长的大木两根在梁上。大木顶部,就是细头处,用绳索编织的网子挂在上面,网子底部则是藤条编织的,硬,有利放东西。最后的一道工序则是,在大木底部系上绳索,有利人用劲。

    这就是架子的全部工艺,忙活了一段时间算是终有成果。

    架子有模有样,再度展现出白衣郎君的聪明才智。大家目光闪耀,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乐在嘴里。

    有了这好家伙,再有弓箭手配合,天衣无缝,绝配呀。封常青极度不高兴,因为此人太优秀了。有此人在一天,自己就不会有好日子过。即使

    这是消灭安贼的最佳方法也不能照做,否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的结果怎能接受。即使是这样的想法,但在嘴里却不能直言,违心的话还的说说,毕竟,自己是大将军,不能有失风度。说到:“白公子果然聪明,出类拔萃啊,厉害厉害,封某佩服,只是不知这玩意叫啥名,好用不?”

    对于此问题,自己构想过,它最终的目的是助力,就唤它助远器。好不好用,应该如人意。

    这样的解释清楚明白,封常青再无话说,即使是有意阻挠也没有理由,再说大敌当前还是大局为重。“助远器?好名字,那我们就来试试它的威力如何?”说着话走到面前好似庞然大物的架子跟前,命人捡了一块斗大的石头放入藤条里面说到:“此石约有五百斤,倘若能将它弹飞,封某甘拜下风。”

    对于此举,众人不解,这不是明晃晃的刁难吗?他到底是何意?一时分不清是敌是友。

    而白衣郎君淡然,对封常青的举动丝毫不在意,因为胸有成竹。本说五百斤,一千斤又如何?“既然封将军心存疑问,就请封将军大可一试。”

    此话让封常青一惊,如此口气,应该不会是说大话。嚣张的气焰顿时降下来说到:“如白公子所说,我还能有啥疑虑。好了,工具已完成,不知白公子何时行动?”

    白衣郎君看了城外叫喊的兵士说到:“他们太吵了,何不拿他们开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