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常青坚守不战的理由,是因为安贼长途跋涉来此粮草定是不充足,此而急需要大战一场破关斩将顺利通过潼关,此说,些许占点理,虽是理由有点,可大家很不舒服。因此,白衣郎君起了争执。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兵家谚语。安禄山戎马一生岂会疏忽此问题?

    封常青也知,粮草先行之道理的重要性,但的有理由说服大家,就算不能够说服也得敷衍,不然,他们向太子殿下参我一本那就不划算了。凭借太子对他们那份信任,自己准是吃不了兜着走,想想这层关系,怎么向太子殿下交代?有了他的质问,感觉到白衣郎君的口气有些生硬,由此联想到其他人的心声也是如此。再是坚持己见,定会引起很大的争执。如此,气氛会不融洽真的变味,那时,怎么收场?为了不使自己难堪,还是和气以贵。想此说到:“白公子严重了,此说,我也是一种假设嘛,不必太认真。来来来,先喝口水,具体事宜慢慢再议。”

    为了气氛不是僵持话,众人还是依着封常青,品了茶的味道果真不错,很想夸赞几句,但战事心中留此而都是一副冷冰冰的焦灼状态。

    对战事而言,最佳时机算是已错过,就不去再想他,接下来应该是按照自己的设计部署走。封常青思来想去,觉得该是说出此话的时候了。

    “我有一种方案,不知各位有没有兴趣?”

    不管是什么方案只要能破敌就好,自然是很期待在封常青口中扬出的法子。

    “我是这么想的。五日之后,安贼在兵力上没有什么变动的话,我军可以出门迎敌,这样,稳妥,万无一失。”

    这又是那出?这行举不是标准的坐以待毙吗?不行,得即刻阻止。

    白衣郎君不附议此说:“封将军,我有不同意见。我觉安贼此刻兵力不足,出门迎战为上上策。若是再等待,安军大军汇聚,那刻,就是坐以待毙了。”

    无己老人也说,“安贼先头部队就来几万人,以我分析,他们的大军的确并未到来,否则,早已开始攻城了。若是依封将军所言等上几日,恐怕,安贼大部队已是赶来了。那时,为时已晚,想补救已是无计可施。”

    封常青不赞同的摇摇手说无妨,各位过虑了,本将军自有妙招。

    什么样的妙招呢?大家担忧的期待着。

    但,有这样的草包主帅,能有什么样的妙计?有的,也是让大家惊受一跳不可接受的计谋。想想,再是使力让他改变心态,看来没辙,只好失落的散去了。

    战事暂时就是如此,再是苦口婆心也是白费心机,倒不如好好研究一番雁形变剑法。若是战事吃紧,靠此剑法杀敌退敌应该起到一定的作用。

    珼雅研究了一番雁形变剑法后,没有发现任何的玄机,看似简简单单的剑法,就是无法研究通,更无破解它之法,不过有一点倒是看出来了,剑法排序有误,更是错综复杂。这种局面让珼雅费力不小,更无任何法子让它排序顺畅。

    王秀红与华玲玉绿凤在一旁注视着珼雅,见她额头紧锁,看来,她也是无法可解。

    王秀红说到:“仙子不要太费真气了,这样,会耗费真元的。”

    珼雅摇摇头说没什么。

    就在珼雅焦头烂额之时,白衣郎君过来了。

    来到珼雅面前,看了珼雅气色便知情况不妙,于是安慰珼雅不要有压力慢慢解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