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动举没有利用法术,因为,伤势过重不允许珼雅如此做。但听的珼雅解说后,很是理解珼雅的难处也因此佩服起来,能解得此剑法前后紊乱真是难上加难,实属不易呀,了不起,让白衣郎君激动不已。

    所谓激动,是因为知道剑法的奥妙所在,相信,经过自己的刻苦钻研定会解的此剑法。

    安慰珼雅不要有负担,相信,一定会揭开它的秘密。

    珼雅知道,这是白公子对自己的安慰,他越是如此,自己越是迫切揭开雁形变剑法的秘密所在。“再给我些时间,定能有收获。”

    时间充足,定能有收获,但如此,仙子能受得了吗?白衣郎君考虑到珼雅仙子的安危说到:“有劳仙子了,只是仙子如此劳费精力恐对身心伤势不利,所以,仙子暂不可急于一时,更不要有什么压力才是。”

    “白公子无需担心我的安危,我自有分寸。”珼雅对自己的身体安康信心满满,对雁形变秘籍的破解有着浓厚兴趣更是胸有成竹。

    这么大的自信,白衣郎君再没说什么,因为相信珼雅仙子一定能行。说那好,我期待。

    几日后,安军悄悄地从外地运来了石头速度极快的磊起了炮台,然后将火炮零件组装,这样,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独孤剑发布命令开炮。

    公孙雯对这样的计划还是不满意,虽是自己所建议的,感觉在哪个地方欠缺点什么,但挑不出一丝毛病,最后还是认可了。既然计划不周全就得有个更为妥当的计划,于是在心里又在琢磨着一个更好的计划。

    有兵士回禀,炮台已成,火炮一架,问独孤剑要不要即刻开炮。

    独孤剑先让兵士回去等待命令。然后望向公孙雯说,一切准备就绪,公主殿下有何指示?

    公孙雯知道,若是开炮,由于距离的关系射程不足,将会以失败告终。说,暂且稍等,我先去实地考察一番再做决断。

    临近潼关城楼,感觉到有一种强大的晦气存在,这种晦气邪力十足,进的潼关城内相当吃力,好在对自己而言,还能够镇的住它。即是此力强大,想来,他们意识到,自己定来潼关一览。如此,前去城内得万倍小心。

    公孙雯在空中观察了好久,就是分辨不出此力有什么物体产生,更不知来自何方。不论怎么样,依自己的计划行使。再是艰难也得进潼关。于是施展法术,避开邪力隐身落地潼关城楼。

    守城将士见一美女突然降临,不由一惊,难道,七仙女下凡了?婀娜多姿,容貌惊人,世间少有的大美女啊。不由得都对公孙雯的到来兴趣浓厚。本想上前问个清楚明白随后要她离开,但见她相当标致便被吸引住了,顿时,守城责任警备感瞬间消失了。

    本想对这些兵士动动手,又听,大家对自己的容貌赞佳,甚至有垂涎三尺的态度,不由得骄傲起来,沾沾自喜一计上心头。

    美人计。

    只要不费劲观察到敌情就算是初步的胜利。

    由于警觉,将士们还是从公孙雯的容貌中即刻醒悟了过来,没有好的语气高声喊到。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来自何方?”

    公孙雯瞑笑一下温柔的说到:“兵大哥们不要紧张嘛,我一个弱女子能把你们怎么样?”说着往前走。

    兵士们懂得美女蛇的后果,谨慎小心,更加多长了一个心眼。

    谁都知道,半夜突来一女子,又是神出鬼没的,想想,定是本事了得,不然,怎么能轻易到此呢?分析,本事了得之人,定是安贼派来的探子。

    有此想,于是不让公孙雯多走一步。“站住,不然对你不客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