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士们知道了公孙雯的目的不纯,于是呵斥不让她往前走一步。

    兵士们的态度大转变,让公孙雯始料不及,这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想的天衣无缝的美人计就此搁浅,无法再实施。那么,就得毫无保留的将他们处置,不然,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瞬间施展法术,一道黑雾霎时显出,如绳索般慢慢袭击而去。

    对于黑雾,兵士们根本看不到,只是能见到公孙雯在张牙舞爪的摆弄,岂不知,他们已被魔力袭击了,顿时,浑浑噩噩神志不清任人宰割。

    如此一来,只有城楼上的兵士被撂翻了,城楼下的,丝毫无察觉,因此,对公孙雯的到来毫不知情。

    自己的法力,经过刚才的一幕,显示魔法杉杉迟缓,不符合以往苦练的结果极不满意。苦思冥想,这种情况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忽想起,在空中,有一种特别的酸臭味道弥漫。这股味道很邪气凛然,扑鼻浓厚,让自己几乎窒息。可怕的是,这个味道能让自己的魔法失去它应有的功率,攻击力度减半。

    是什么东西构汁而成这种雾剂?这么厉害?

    公孙雯一时分辨不清,因为没的时间。

    撂翻了守卫,就的去找他们的守将,想法取得坚守不战的真实意图。想隐身速去,却是不然。有此反应,公孙雯真正的着急了,瞬间感觉到危机四伏得速速离开,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往前走了几步,感觉腿脚被束缚,有点吃力,如此,胆怯开来,甚至心惊胆寒,害怕的感觉让她不得不离开,无奈的看了一周城楼,只好无功而返。

    幸的城楼风的参入,那股气味飘渺不定,才让自己逃过了一劫。

    想想真是后怕。

    来到大帐,独自思索,但弄不清楚那种气味是何东西。

    夜深人静,带着好奇睡了。

    天明时刻,就是大地刚刚洒亮。

    白衣郎君担忧敌军瞬间的变化对原有的战局不利,一早上了城楼瞧瞧,不料,脚步还未踏上城楼顶那最后一个台阶,第一眼看到的一幕让人大惊。上了台阶,忙扑到一仰面朝天的士兵身旁,见他七窍流血早已死亡。又看了周围,死状一模一样,不由奇怪起来。看了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城楼全部人却是无一幸免统统遇难。不用想,能有如此本事,只有魔族公主办得到别无他人。可想而知,昨夜她来过。但不明白,她来此只是为了撂翻几个守卫吗?不会,没这么简单。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她止步了?魔族公主魔力无边无所不能,然,在此有了克星。若是如此,那百狗血还真灵验。挨个看了兵士没有一个活口,才叫了楼下兵士让他们打扫了战场。

    封常青得知了情况速去了城楼,听闻白衣郎君的解释后,原来,是百狗血阻止了魔族公主,不然,自己定会遭殃。

    如此厉害的东西,白衣郎君想知道它的配方,然而封常青推推辞辞不肯言明,还把话头转移了说到:“既然那个魔族公主现在拿我们没辙,看来,潼关之危到此结束了。”说着话沾沾自喜。“那个魔族公主依你们所言神通广大,可在我这统统屁都不是。哈哈哈。。。。”得意的笑着扬长而去。

    是呀,这种局面的确让人大快人心,有了百狗血,魔力就无法施展,安军将士身附魔力的威力便迎刃而解了,如此一来,便是有了迎战的好机会。想此,来到大帐,说明了自己的理由,要求封常青即刻发兵迎战。而封常青拥有百狗血洋洋得意甚至骄傲自大说,魔力已解,安贼实力无疑掉半,等待几日,待他们人困马乏时再出战,那时,胜卷在握。

    白衣郎君干着急,急也使不上劲。真想发火骂他一顿。

    就在此时,轰隆隆的声音四起,一颗颗炮弹落在了城楼上。

    这是怎么回事?封常青速叫人打探情况,原来,安贼用火炮开始攻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