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想到错失良机的后果将士万劫不复,心急不甘心,劝说封常青立刻出战,但封常青处于嫉妒心理坚守不战,这就给了安贼兵马汇聚的机会。

    十日过后,安军将士汇聚潼关。为了旗开得胜,公孙雯建议安禄山将大军不要出现在唐军眼里而是隐藏起来,只要唐军迎战给他个出其不意,最终一举拿下潼关城。

    封常青一连数日观察敌情,见没有什么动静,顿时恍然大悟,意识到他们是在等待援军,想到这一点后悔莫及,因为,作为一代将军,这么重要的一环疏忽大意了,真是该死。不过想到,白衣郎君这个祸害又觉舒心,毕竟,是他让自己有了怀恨之心,致使嫉妒心理大起,才有了错误的判断。如今,敌军似乎还未到,此时出战还来得及。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再不出战就是坐以待毙,结果,全军覆没。想此,立刻召集大家召开出战迎敌之策。

    现在出战定是危险,白衣郎君坚决不同意。说到:“安军没有动静,说明有情况,此时出战定是敌情误断。我建议,待观察敌情后再做决定。时日闲于,敌情变化多端,敌情未明,等于贸然出兵,所以,恳请封将军三思。”

    封常青本对白衣郎君意见很大,动不动指手画脚,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错误的。要是太子殿下在,自己绝不会多说一个字,即使是憋屈。此刻,自己是老大,自己说了算。因此不去管白衣郎君的劝说。“潼关守将是我,想怎么地就怎么地,只要能败安贼。难道,你是惧战不成?”稍停,语气缓和又说:“白公子多虑了。不瞒你说,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观察敌之情况,未见不明动向,所以,我觉时机已到,再是等待就是坐以待毙了。”

    白衣郎君还要说明自己的理解和分析,被封常青阻止了。白公子不必言语,我意已决。明日辰时开始围剿安贼,希望白公子等人大力支持才是。

    既是决断了,白公子再无多语。自己吃不准,或许安军就是这么多人吧?但在心里放着嘀咕。

    其他不利因素此时再不愿去想,一心一意准备明日之战。

    希望不要有什么变故出来。不过,往往,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白衣郎君心存疑虑忧郁着。

    按照封常青的部署,唐军兵分三路,绕过近十里的山背后夹击安军,来个扎起口袋打狗。岂不知,安军赶来的大部队就在此处躲避,目的是等唐军出门迎战时,出其不意突然袭击。谁知,哨兵先锋正巧遇上了唐军搞突袭。于是通知了将军让他们隐蔽起来然后来了个关门打狗,翁中捉鳖。如此,一队人马不知不觉的就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这一路人马是东路,而西路也是如此无一幸免,只有中路,有了白衣郎君一伙人,安贼没能如愿。但是,中路就得出门迎战,这就给了安军机会,想退回去根本没机会,让安军围得水泄不通几乎断了后路。

    独孤剑和公孙雯得意洋洋的看着白衣郎君,似乎在说,这下,你小子还往哪里逃。

    见到敌军先锋,没有好奇之感,毕竟是预料之中的事。“两位,别来无恙嘛。”

    公孙雯说到:“谢谢问候。不过,即使你有礼,休想让我手下留情。”

    说着话,飞身上前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