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亨速将潼关丢失原理上报了朝廷,李隆基非常气怒,当机立断,在回长安的路上凌迟处死了封常青。

    潼关丢失,应该想法堵截安军,不能觉得大势已去,就放弃对安军的拦截。若是有此想,大唐江山定会落于他人之手,而且万劫不复。想此,觉得后果很严重,急说到:“白公子,安贼定会趁胜追击,面对这样的局面,你看,有没有好的应对之策?阻止安贼长驱直入。”

    这个问题它的困难性很高,此次潼关之战大败,损兵折将,人力消耗过大,几乎全军覆没。再是良计冲天,没有人马作后盾也是无法可施。白衣郎君兴心全无,剩下的只有不自信的还带点埋怨性质。说到:“潼关地势有利于我们,是击败安军的唯一时机,然,错失了。眼前,地形一马平川,再是顺行前车之鉴,也无法施展。太子殿下,没有好的办法了。”

    此言听后,李亨心中甚凉,再没说什么。也是,此处地形平淡无奇,一望无际不利于隐蔽,前车之鉴再好也是无处可用。看来,处于回天乏术之境界。但不能就这样无所事实,任由安军继续下去。细想,要想阻止他们进长安,唯有一策,决战,可是不能与其决战。势力上的悬殊,决战,无疑是以卵击石。战又不能战,那么,剩下的只能是回长安。于是果断的下令紧急撤退,到了长安再做决定。

    潼关大捷,安禄山没有采取趁胜追击,而是在潼关城内大吃大喝三日。因为自己晓得,长安已是大势已去,再无阻隔,取得长安易如反掌垂手可得。

    李隆基召见了李亨,与他商议应敌事宜,是战是留?听听李亨的意见。

    分析了安军实力,战,必是败局已定,甚至,完国就在瞬间。

    不战,只能溜之大吉。

    要是如此,父老乡亲该是怎么样看待朝廷?

    李亨想了许久,答案终是难以定夺。

    在喧旨要李亨立刻谨见皇帝时,李亨特意将白衣郎君带了进去。

    见李亨无言语,想来,此问题难亦。这才注意到了跪地见礼的白衣郎君,要他平身说话。见了一眼果然帅气,李隆基心中赞叹。“你就是太子口中所指,才智过人的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不敢起身依然跪地回话说,回皇上话,正是草民。

    李隆基点点头,呵呵,你倒是回答的干脆利落一点不谦虚。看你面相,比常人的确英俊些许,果然美男一名。

    白衣郎君忙谢过李隆基的夸奖。

    李隆基又说,既然你本领了得,那么,安贼怎会轻易破关?当然,你是没权指挥,可还有建议权吧?怎会任由封常青吓指挥呢?

    李隆基的责问,白衣郎君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变的哑口无言。其实这个问题的所在,皇帝定是心知肚明,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一说?白衣郎君很是不解也很纳闷。想了一会说到:“回皇上话,草民只是一个跑江湖的,无权参与战役指挥。所以,草民没有说话的份呀。”

    李隆基想想白衣郎君的话,觉得有理。“也是。对了,白公子对当前战事如何看?”

    当前,安军士气大涨,来势凶猛,势如破竹,不易硬拼,拼则完。所以,保存实力最为重要。

    白衣郎君实话实说,直言不讳,毫不顾及李隆基心中所想。

    当然,李隆基的心理,傻子都明白,何况白衣郎君。

    要如此,只能丢弃长安另择福地,那么,什么地儿才为适宜?

    想了想几个可选择的城镇,觉得西部最宜。白衣郎君回答说山城成都。

    四川地处山区,易守难攻。就算安贼来此,相信,定是望而却步的境界。

    李隆基想了许久。天时地利人和都处于最佳,占据成都应是最好的选择。最后决定就去成都,而且事不宜迟即刻启程。

    而李亨响应百姓呼声留下了,与白衣郎君一伙人并肩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