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怎么都不承认自己是门派中人,接着磨磨唧唧的吞吞吐吐一阵子,意喻想瞒天过海,但觉这招不灵,于是打破僵局,瞬间唰的一下后退几步起身,冷笑说到,给脸不要脸是吧,别怪我么有给你们机会。接着,双臂打弯与腹部,来回绕圈,张牙舞爪一阵子后,即刻停止。慢慢的,在他手掌心冒出了一道黑气,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黑豹出来。

    看来,有点法术,没看出来呀。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对此人的举动瞬间感到一丝惊讶,这种惊讶不是说受惊,而是没想到,在这个年头会法术的挺多。不过,就他这两下子也能在人前卖弄,自不量力,太高估自己了。说到:“叼虫小计。”

    黑豹冲来,不慌不忙,心中盘算着让它尝尝乌金剑的滋味。霎时,速度极快的弯臂至后背拔剑挥剑,一道白色剑气悠然产生。

    剑气凌然,威力无比,在黑豹冲来瞬间劈中了它的要害,因此,黑色黑豹冒了一道黑雾散去了随即而逝。

    那人见状着急了,没想到自己从未遇到过对手今日算是大开眼界,原来,世间能人真不少。

    原以为,自己显得低调一些,能让对手防不胜防,可结局竟是这般,越想越悲哀。但不着急认输,自己还有一招。想此,又是四爪乱摆,瞬间,一只癞蛤蟆产生,吐着舌头极驶而来。

    这家伙真有意思,一只夜豹让我轻而易举的都能破开,再来一只癞蛤蟆又有何意义?

    刚要劈之,绿凤说,这只癞蛤蟆留给我。说着一剑挥了下去。

    剑气三折横穿,把癞蛤蟆劈的大解八块。

    原本癞蛤蟆还有一招,就是喷着毒雾,但这一招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让绿凤手急言快的分解了。

    两大怪物都被对手易如反掌的消灭了,真是低估了他们,这就是轻敌的结果。后悔,为什么不继续装孙子?落得万无一失。

    看着白衣郎君绿凤步步前来,一时不知所措该如何?

    退了几步,被门挡住了去路,慌张的推门却是推不动一时紧张了,哆嗦的说到,你们是什么人?想要什么?

    白衣郎君不再废话,但看到他的那个样子,觉得这屋里必是有蹊跷,想从他的口里得到实情根本不可能,于是采取横冲直撞的行动。用剑放在那人肩上,不必用劲的拨开那人,走到门前,另一只手姿势成掌,一掌推了过去。原本紧闭的红色大门,被打的四分五裂。

    门内展现出两层小楼阁,装饰的合乎情理,虽不是金碧辉煌但也是彰显出绝对的高贵典雅。这样的建筑,这样的装饰,不难理解,它的主任及其有钱。

    原本以为里面重兵把守,却不然只有十余人,见到来人只有两人,不由得心中大喜,因为,一个美女送上门来了,只要除了那个男的万事都如意。又见他们横穿而来,想必外面的人已被打趴下了。各个精神百倍劲冒足大干一番,见到外面情况后瞬间慌张了起来,不敢轻易动手。但职责所在不得不出手,于是一个领头的家伙挥着刀叫到,有什么好怕的,给老子上。

    对付这些花拳绣腿的家伙,依然不用剑,只是对对手脚足够。三两下,全趴地上了。

    这屋的看守算是全趴下了,接下来便是查看屋内满足好奇心。

    推开门,门内摆设正常,墙上字画工整,没看出一丝猫腻存在。一连几屋都是如此,觉得没有必要为了一点好奇心而在此浪费时间正事要紧。想此,便要离开此地走人。可是,没有找到什么,把人给打了,如何离开?虽是不用负什么责任,可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不讲理行为,若是今日不给他们个说法于心何忍。来到一趴地不起的人跟前将他扶起说到,对不起了,我向你们认错。

    那些人已经够害怕了,即使被挨打也得对白衣郎君恭恭敬敬,没有丝毫不敬。

    没什么,是我们学艺不精。

    道完了歉,就得离开,于是向大家行了江湖礼拔步而去。就在此时,一声微弱的叫声让白衣郎君止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