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紧贴肉的铁链,白衣郎君细细琢磨着。先是让那些人说出处置办法,但大失所望。不过有个好消息,愚蠢至极的家伙们异口同声的回答没有办法,除非是宫主。

    原本要问此处是不是独孤剑所有,来个确定。不想,他们竟是不经意间告诉自己了,省的再费一番口舌。

    依他们之言,此铁链并非寻常之物,再是牢固也得把它取开。

    但如何取才是上上策?一时半会真的没有办法可想。

    铁链紧紧系着,生怕掉出脚脖子。如此样子要切除,稍有不慎定会伤其皮筋骨。

    真难办,不由得想起法术。若自己熟悉法术,这般难缠之事也是简易之题。想到法术,不然而然的想到珼雅仙子,她在多好。还有一个会法术之人,刚才被自己砍了,真是有些鲁莽,不过想想,不后悔。

    那么,铁链打不开,就这样上路?

    这怎么可以?

    铁链打不开,无疑多有不便,无奈的想着办法。

    左看右看毫无头绪。

    见此白衣郎君不安的神情,付一卓咳嗽几声说,不打紧取它。

    虽是说着话,身体素质却是显得危亦,再一次的表明,付一卓身体机能严重缺水,如不及时充足恐会引起身体内脏出现病变。于是呵斥他们取水过来,拿来食物。

    大家饮完水,充了饥,顿时精神焕发,有气无力的面貌瞬间消失不见,而是一幅喜出望外的面貌显得喜气洋洋。这样的表情,可能是感觉到真正得到自由的缘故吧。

    雷行说到:“白大哥,铁链一时难取,就不要考虑现在取它的问题了。要不先离开这,日后会有办法的。”

    不错,日后定会取了它,那么,怎么取?

    瞬间想到了珼雅仙子。要不,让他们去见珼雅?对,见到珼雅仙子,什么疑难杂症都会迎刃而解。

    想此说到:“是呀,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出去再议。大师,请。”

    破破烂烂的房屋,简易的道路做掩护,真是高明。谁会想到恰似一个村庄,其实是一个江湖派系所建?

    走出村庄,付一卓问这些日子都干了些啥,白衣郎君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个透彻,听的大家目光明锐目瞪口呆,真的假的?这也太离谱了吧?每个人都是疑问。

    可这是不折不扣的事实,毋庸置疑。

    因此,白衣郎君要他们与太子殿下汇合,就能见到珼雅仙子去了铁链。

    别了付一卓一伙人,继续前行要即刻找到李光弼郭子仪两位将军。

    黄天不负有心人。按着李亨的指示,顺利到达目的地。

    军营重地,重兵把守,离军营还有百步便被兵士叫停了。白衣郎君说明了来意,那些守卫要他们候着,说是通报等待将军发话。一会功夫,兵士恭恭敬敬的有请去见将军。

    走到门口,见一将军特别面熟,怎么看,都是自己的大哥在面前。瞬间忘了张生已故之事,喜出望外的大步阔前想给张生个大拥抱。

    将军见此白衣郎君之举莫名其妙,甚至感到这家伙是不是有病,不然,怎会如此?急忙伸出左手,示意不要再往前,停。

    这样的举措另白衣郎君吃了一惊,这是怎么了?难道大哥不认识我了?忙解释,大哥是我呀,白衣郎君。

    将军更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自问,你是白衣郎君我就的认识你?一想,有个理由可说服自己。这家伙是不是把我当成弟弟张生了?人都说,我俩双胞胎,也难怪他认错。要是这样解释就不奇怪了。说到:“这位公子,我想你认错人了。请问,张家村的张生你可认识?”

    此问,白衣郎君瞬间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相像。“原来将军是大哥的大哥还是弟弟呀?不管怎么说,见到你就是幸会,小弟见过大哥。”

    一表人才,白衣装扮,身背宝剑,两手姿态霸气外露,显得英俊潇洒。

    这是将军给白衣郎君瞬间打量的结果,但不知他与张生如何认识的于是想知。

    白衣郎君每每提及此事,心如刀绞甚至有痛不欲生之感,好在有了大师们的开导才从阴影中慢慢走了出来。今日大哥的大哥问及此事,显得不那么唉声叹气,但脸色依然难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