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仪为人随和,大意凌然,对朝廷更是忠贞不二,由此,商谈很快有了结果,于是,得告别,去寻李光弼,可张巡状态低迷,不能就这样不闻不顾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书^屋*小}说+网)

    来到张巡的大帐,身边有两个侍卫,焦急之样,不知所措。见他还是没有醒来,自己开始担心了起来。两个时辰已过,是不是真有事?于是用手放置鼻孔处探探,气运正常呼吸自主,得到答案一切正常无碍,但就是不醒这是何故?

    对于这种情况,真说是无计可施。就在百愁之时,那个侍卫对张巡的昏迷不醒,由于难过鼻子发酸流下了鼻涕忙擦之。这一动作提醒了白衣郎君,由此,忽想起,义父教过自己对昏迷不醒之人的应急招式,于是照猫画虎起来。虽是半信半疑但始终是要救人,可一窍不通,只好采取了盲目行动。在鼻子下面的一穴位处用劲的掐下去又揉了一会功夫后,终于,张巡醒了。

    口吐几口咳嗽之气,哇的哭出了声来。

    有了意识,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嘴里喊着娘弟跑了出去。

    白衣郎君想阻止但没有,这样也好,让他哭出来就不那么痛苦了。

    张巡在外面嚎啕大哭,引起了整个军营的不安,兵士疑问但不得其意。

    消息传至郭子仪速来此,问,这是为何?

    白衣郎君陪着张巡,说出了实情并如实相告,战事吃紧,给谁都如此。

    得知详情,郭子仪也是痛心疾首大骂野豹惨无人道更是惨绝人寰,安慰张巡节哀顺便。

    张巡要求回乡,希望郭子仪答应。郭子仪思绪一时没有答应,因为回去没什么意义存在。仇人已是死去,只能是趴在他们的坟上大哭一场罢了。好好的劝导了一番,张巡表态尽快振作精神。不过有一日,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如此,白衣郎君便是放心的可以上路了。临走前,张巡要求白衣郎君说说,与张生怎么结识的。

    提及此事,白衣郎君那个高兴劲,滔滔不绝大述一通,听的张巡信心备至。

    告别了张巡郭子仪,直奔李光弼而去。

    走出军营不到十里路,见一群人有二十几个,他们左右展望,行踪鬼鬼祟祟的急行,与自己擦肩而过,方向恰恰相反。如此行动定是有急事,不然,不会如此。

    他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白衣郎君一时好奇起来。顺着他们的路线分析,是不是奔着郭将军而去?有此想,便警觉了起来。为了以防万一尾随而去。

    绿凤一时不知原因,问了原由才知其意。

    此刻已是午时,太阳就要落山了。而月亮便悄悄的爬上了天空,因此,虽是黑夜,光线暗淡,但在众人眼里却是明亮。

    自己没有猜错,按他们的举动分析,就是奔着郭子仪而来。

    一伙人部署得当,出手麻利,很快将守卫一一搞定并换上了唐军衣服,留守几人以防万一,其余人则是编成一队模仿巡逻去了郭子仪大帐。

    到了大门口,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了那几个留守,速度极快的先到了郭子仪大帐内。

    但是没有让郭子仪知晓,因为,白衣郎君想给他个惊喜。

    此刻时风,郭子仪劳累了一天,所以早早躺下休息了,对于白衣郎君的进入毫不知情。

    此时有兵士传言,外面有巡逻队官兵有要事禀报。

    郭子仪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事,还是巡逻队的,定是大事,要他们即刻进来回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