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惩不待那些人,白衣郎君虽是有心说情放了他们,可在军营重地行刺将军岂有轻饶之理?虽是同情他们,也是吃人饭受人管的道理,但在现实面前只能装聋作哑。

    郭子仪愤怒一阵子后平息心情,整整衣装,邀请白衣郎君绿凤喝茶。

    白衣郎君丝毫不敢在此停留,因为,郭将军此处危险,那么,李光弼处定是一样。于是推辞了盛情款待,和绿凤赶往了李光弼处。

    急急赶路,尽快见到李光弼才可放心。

    路过一片水洼地后,隐隐约约从北方传来刀剑相拼声。由此想到,是不是与李光弼将军有关?时不我待,速度极快的赶了过去,见三十多个人持刀围追堵截他们圈内的十余人。

    被堵截的十余人百姓装扮,成圆形,里面护着一个老些的人。他们的出手麻利像是训练有素,由此分析,不是百姓,那么,定有隐情。

    不管怎么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江湖自古以来的传统美德必须的承扬。

    与绿凤相互碰头照面心心相系冲了上去。

    不必出狠招,就可轻易拿下他们,易如反掌。打的那些人东倒西歪哀嚎声四起狼狈不堪。

    一人指着白衣郎君怒吼,狗拿蚝子多管闲事,我剁了你喂狗。

    说大话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不过,说大话得注意,会要付出代价的。白衣郎君有趣的劝道。

    那些人回拢到一起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一阵子,最后决意离开。或许是害怕了。

    为了给自己留颜面,一人叫道,小子,别嚣张,日后会见面的。

    那好,我等着。白衣郎君嘲笑着。

    不能让他们走。一人急叫。

    一个长脸,眼神极有力,胡须漂亮的老者谢过白衣郎君的慷慨解囊,然后让那些人走了。接着,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对他们的举动有些迷糊费解,被人解围就这样不问姓氏便离开,这也太奇怪了吧?不过,看他们样子像是有急事似的,罢了,人家不愿问,就不去关注了,见到李将军要紧。

    按郭将军给的图纸示意,很快找到了李光弼军营住址,经过简介与守卫,并见到了李光弼。

    面相如此熟悉,细想,原来就是被自己解围的那波人中的老者。

    原来他就是李光弼将军。有了军服在身,身板显得魁梧,高大,很威严,不愧一代大将。

    白衣郎君的姿态,显得威风八面好潇洒。绿凤美丽大方又温柔,咋看咋是天生的一对。

    他俩的面相,一眼便知,不必细想。当时没能细打量,那是因为情况不明,现在,对他们的外在美给了肯定。

    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李光弼打量完他俩,非常喜欢他们。从面相上看更无邪气犹存,如此,邀他们入座喝茶再次谢谢他俩出手相助。

    白衣郎君说,李将军不必挂齿,给谁都会如此。

    李光弼点点头切入正题说到:“听守卫说,你们是应郭子仪介绍而来的,说说,是什么事?”

    白衣郎君将实情相告后,李光弼恍然大悟,原来,他俩是奉太子殿下命令而来。可是,口说无凭得有个手喻。白衣郎君说,由于行动匆忙只是口喻,还望李将军海涵。

    李光弼沉思一会。思绪,就不论太子殿下这一层,他们也是郭将军所托,没有理由不相信。可是,事关重大,小心为妙。说:“白公子言重了,岂有不信之理。就算你们不来,我也会率兵前去营救吾皇的。对了,听说吾皇去了成都?”

    “是的。”

    “也是,别无去处。太子殿下现在何处?”

    “在渭南。”

    李光弼了解清楚明白后,不再怀疑真假,终于放下了戒心,端起茶碗敬了起来。以茶代酒,欢迎两位的到来。

    白衣郎君传达了太子殿下之意,李光弼当即表示,身为臣子,坚决服从指令。

    联系两位将军的重大的任务已完成,可满意而归。第二日,告别了李光弼赶往了渭南。

    付一卓一伙人按白衣郎君的嘱托找到了太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