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出来吧。珼雅叫着。好久不见。

    怎么,想我了?真是难得呀。我劝你还是收了你的法术吧,没用的。公孙雯非常自信。

    有用没用一试便知。话落,珼雅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一掌打向了公孙雯。

    公孙雯不慌不忙的也是相同的招式,一掌急出。顿时,一道黑气一道白气相互对峙相互较量一比高低。

    此时的对决,不知待了多少个春秋冬夏,可以说,以前的恩恩怨怨就此有个了解。今日一战必不可少,不是因为冤家对头,而是形势所迫。

    白衣郎君思索,要不要出手?若是出手,魔族公主必败,趁人之危,胜之不武呀?如此,今后,怎么在江湖上混。

    想了想,还是观察为主,以防万一。

    魔族公主魔力无边厉害十足。

    珼雅伤势刚刚愈合,要是与这魔头对决定会吃亏不少。论实力,珼雅欠缺那么一点。

    若是两人掌对掌比内力,珼雅定是吃亏,哪有赢的希望。

    果然,珼雅渐渐的显得有些吃力,接着,不能再是坚持,败下了阵。

    见此情况,顾不了那么多了,去他的江湖道义,救人要紧,举剑就劈。剑气飞衡,虎啸一般威风,直取魔族公主的首记。

    魔族公主晓得乌金剑之厉害,不得不防,忙收手,一个鹞子翻身般轻飘飘的到了左侧,然后一掌袭向白衣郎君。那速度不在眨眼睛功夫,而是一闪而过。

    待发现攻击,已是迟,眼见一道黑气直击胸口,这让自己措手不及防不胜防,速度极快,无法躲避,只有等待结果。

    珼雅见得清楚魔族公主的意图忙出手。一道白气直击黑气,在黑气攻击成功目标的那一刻,阻止了黑气进攻。如此,白衣郎君幸免于难。

    躲过一劫的白衣郎君长吐一口气,妈呀,好险。转头笑迎珼雅,做了一个动作,表示谢意。

    珼雅还了摆了一下左手,示意不用,彼此彼此。

    眼见大功告成,却是功败垂成。公孙雯勃然大怒,一掌狠狠地推出打向珼雅的脸部。

    此招威力强大且狠毒,只要打中,定会皮开肉绽,容颜全毁。

    珼雅很是清楚此招的威力与中招后果,但躲已是来不及,因为,她们两者的距离较近。看到招式袭来,那道黑气已是临近,不动用绝招难以脱身。

    动用高境界法术,瞬间不见了踪影,待看清楚目标,已是几丈远。公孙雯冷哼一声说,叼虫小计。想逃,没那么容易。话落,追了上去,又是接连几掌推了出去。

    只要躲开致命一击,再是有狠招也不怕。因为,距离远,分辨招式来得及,接招亦方便。

    这次的招式没有定向,想来,她已经方寸大乱,不然,不会这么缈无目标。如此,趁她情绪化,正是收拾她的好时机。性情慌乱不冷静,是大战前最忌的,而她,就是如此,难道,不是她致命的弱点吗?掌握对方的弱点毫不犹豫的出招了,一道白气速然向黑气迎头相抗。

    珼雅做出决定,不是因为自己能战胜魔族公主,而是考虑到白衣郎君有灵剑在手,定是一个好帮手。有了帮手,怕她个鸟。

    白衣郎君对她们的对决,不会袖手旁观不闻不问,若不出手,毫无疑问,珼雅定是败局已定。

    挥着乌金剑,交叉劈之,剑气如利剑,招招刺公孙雯的手臂要她无法出招。

    即使对魔族公主恨之入骨,可她占据了雯儿的身体,由此,白衣郎君无法攻击其要害。

    珼雅理解白衣郎君的意思,不过有了他的几剑杀出帮了大忙,由此,魔族公主无能为力抗之,不得不丟盔弃甲落荒而逃。

    打发了魔族公主,算是松了口气,但是,事情根本没有得到解决,蛇患未除。

    白衣郎君依然挥剑劈之,但效果甚微,毕竟,面积很广。

    珼雅施法,一道白色雾障突现,阻止了蛇虫的攻击。

    听到外面呼喊声震天,而且一片哗然。惊愕的走出营帐想知什么情况。帐外的一幕,狼藉一片,让大家吃惊不小,这是什么情况?

    绿凤和华玲玉王秀红在屋子里收拾珼雅的房间,没有随白衣郎君,听到外面的惨叫声,是不是安军来了搞突然袭击?疑惑的走了出来看个究竟。

    尸横遍野,那个死状让自己不堪入目,心里极其难受。什么原因让他们如此?一探究竟。

    看他们的气色与口中吐物百分百是中毒,无缘无故哪来的毒?看到他们身旁的蛇迷惑解了。

    李亨急急跑到珼雅身旁问,是什么情况?

    珼雅说,魔族公主带着一群畜牲搞突然袭击,好在制止了,不过危险还未解除。

    听是魔族公主所为,不由而然的联想到定是安禄山指使。李亨骂可恶的安禄山,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